在這個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工種,會計師、老師、空姐、咖啡師、普遍文員、醫生,甚至你認為比較特別的演員等等,但原來還有一個你我都可能沒有聽過的工作 - 就是「專業聊天員」。到底這是一份怎樣的工作?服務對象又是誰呢?不如我們來聽聽從事這個獨特的工作已經有五年多的祖兒的點滴,也許你會發現「聊天」原來是最好的治療方式。

#我的工作是陪伴他們走最後的一段路

相信大家對於祖兒的工作感到好奇,上班只是傾計,沒有行政事務、不用跑數、也不用天天加班,大概是世界上最令人羨慕的工作。但如果你聽到她服務的對象,也許你內心有點卻步,她的主要聊天對象是一班患了老人痴呆症的老人家。「可能很多人聽到『老人痴呆症』與『老人家』都覺得很頭痛,但其實他們都只是一般人,只是不幸患病。」

沒有人想患病,他們只要不幸成了其中一位

祖兒是在一所日間老人托管中心到工作,主要是當專業社工的助手,托管中心有不同患病的老人家,如中風、 柏金遜症、以及老人痴呆症。她的日常工作主要是陪老人家聊天、談話家常,與做一些簡單的活動治療,如讀報紙、認物件、計數等等,這些都是透過與他們輕鬆的聊天做到的。「不過有時候我們也會陪他們打麻雀與打電動,也會舉辦一些特別的節目與他們玩,我曾經扮過大頭佛!」

陪伴他們走最後的一段路

問到祖兒每天與有認知障礙的老人家聊天,還要扮鬼扮馬,心理上會否感到吃力,她沒有絲毫猶豫便直言:「看見他們的笑容與開心的樣子是這份工作最大的滿足感。」也許真的「施比受更有福」。

#他們都有著自己的自傳,只在乎有沒有人用心聆聽

祖兒直言,在工作生涯中,她從這班老人家身上得到,遠比她付出的多。中心中的老人家都當她如自己的孫女般,不時都對她噓寒問暖,送一些手作禮物給她,令她感到十分窩心。另外,多年來的「專業聊天」生涯,她聽到很多不同的人生故事。「不要覺得有老人痴呆症的老人家缺乏認知能力,如果不是重症者,其實他們還記得很多的回憶,他們經常分享他們年輕時的故事,細味他們的人生閱歷,我學到不少寶貴的智慧。」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有著他們自己的故事與自傳,只在乎有沒有人用心聆聽。「我們好像他們的記憶卡,把他們重要的一生記下來,讓他們的故事有所寄託。」這是我認為我工作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每個人都自己的專屬自傳

在多年的生涯中,她目睹不少令人心痛的事「明明昨天還與她有傾有講,但隔日卻收到她離開的消息。」這樣的事,周不時發生,令她學會不要太執著,珍惜當下,享受生活中的每分每秒。言談間,樂觀的祖兒也哽咽,低著頭沉吟了半晌說道:「縱使心酸,但人終有一天離開,但他們的故事與人生,永遠都長存於我心中。」

#孤獨本身是一名殺手

在醫學上,老人痴呆症是沒有完全根治的方法,最好的治療也許就是聊天,透過每天的互動可以刺激他們思考,動動腦根,減慢衰退的情況。「曾經有位婆婆沒有來一星期,後來發現原來不小心走失了,家人擔心所以決定把她留在家中,在一星期沒有互動的情況下,婆婆回來時,病情不知不覺變差了很多。即使我們不斷努力與她互動與做活動治療,也不復當初。」

孤獨本身是一名殺手

有此可見,聊天是治療老人痴呆症最佳的方法,縱使不能完全康復,但可以令病情減慢,換句話來說「孤獨本身是一名殺手」。

#「轉移視線」的溝通技巧,讓他們打開心扉

到底當專業傾計員需要什麼專業資格,祖兒坦言不需要特別的專業學歷,只需要一顆真心與耐性。當然當專業傾計員固然有一些手則,如不能說粗言穢語、盡量避免一些負面的情緒之外,但主要的談話內容是沒有指定。「最重要是學會聆聽他們,當你用心聆聽他們的故事,付而真心,他們是感覺得到。有些重症患者可能不能用言語表達,但透過他們的眼神,你知道他們感覺到你與聊天。」

用真心換來的感情

有時候,家人與有老人痴呆症的家人溝通時,經常會感到煩躁與鬱悶,因為他們總是重複一樣的事情,這個時候,祖兒建議大家先聆聽,然後可以用「轉移視線」的方法,換一個話題與他們互動,很多時他們都會隨著你的話題忘了當初的事情,令氣氛變好。

人的一生,我們追趕著很多東西,但到了最後,也許我們只求一些陪伴與撫慰,尋找一個人聆聽我們的專屬故事的人。不妨花點耐性,陪伴你家中的老人家聊聊天,聆聽他們年輕時的精彩故事,對你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對於他們卻有著重大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