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灣藝人「雞排妹」鄭家純於個人 Facebook 表示,在擔任某場尾牙主持人時,主辦公司的老闆與表演歌手對她言語騷擾、肢體碰觸,再次引起社會對於職場性騷擾的關注。

要知道,性騷擾的對象不分性別,只要使當事人感到冒犯和不尊重,都足以構成性騷擾。而美國一名身兼律師及主播身分的女性 Adrienne Lawrence,由於曾在 ESPN 電視節目環境受到不當的性暗示與行為,因而成為了首位對該電視台提出性騷擾訴訟的現場主持人。她將個人經驗結合專業知識集結出版《我的美好,不該是你騷擾我的藉口》,教導大家辨識職場上 4 種騷擾狂類型同事,防範未然。

Advertisement

#「鹹豬手」

這類型的同事擅長開一些無聊的小玩笑,或是偷偷貶低他人,不會拿捏好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可能會在向你拿文件或借文具時,不經意的碰觸到你,或是打量你。而當你感受到不舒服,對「鹹豬手」的行為提出質疑時,他們很可能會裝傻,甚至會試圖說服事情合理化。Adrienne Lawrence 建議:「如果你不願意自己面對『鹹豬手』,不妨拜託另一位值得信賴的第三方把他叫出來談判,如果你信任人力資源部門或管理階層,也可以直接找他們。

#不良前輩

有些人熱衷於倚老賣老,吹噓自己千篇一律的豐功偉業,並利用自身的經驗和見解來關心你,藉此獲取一些好處。「不良前輩」可能會在與你建立友善關係,並且得到你的信任之後,尋找與你吃飯或開會等獨處機會,接著開始測試將話題談到私人領域,或在上班之餘傳給你無關公事的訊息。

#無恥之徒

「無恥之徒」會大方地展露自己博君一笑的低級笑話,導致於身邊同事都已經對這樣的行為見怪不怪,要你也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說到無恥之徒,你能做的最好就是記錄、記錄、記錄⋯⋯然後舉報他。即使管理階層都知道他的行為,你還是應該以書面方式來發動權力,詳細寫下無恥之徒的種種伎倆。」沒錯,我們不該合理化無恥之徒的行為動機,也代表這樣的公司並沒有性別意識的文化,是一種警訊。

photo: Pinterest

#投機惡霸

有些人看好有野心和抱負的新人,因此利用自己的職權來騷擾對方,要你也討好他,否則很可能會失去升遷機會。這類型的同事通常擁有管理權,亦或是在你所處的領域中有重要影響力,記得可別被利益吸引,要為自己做出最正確的決定。

在意識到對方的行為越界時,要立刻請對方停止性騷擾,也要避免之後單獨碰面,保障自己的安全。同時,你應寫下詳盡的文字記錄,包括在場的人、時間、地點、說的內容以及動作,幫助完成申訴程序。除此之外,在加入公司後,我們得先了解公司關於性騷擾的條例以及申訴程序。而如果遭受到性騷擾,公司卻不願意受理的話,可以直接向政府機關陳情,採取法律途徑。

面對職場性騷擾,有時可能會有質疑自己,或是擔心指控會遭到二度傷害的情形,於是多數人都選擇沉默。但是如果一再退讓,當事情演變成無法收拾的地步,該怎麼辦?除了沉默,其實我們還有更多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