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大學曾經有個 7/11 定律研究,他們認為最初看到一個人的時候,因為社會既定文化,你只需用 7 秒就可以幫這個人定下 11 個形象,包括性格、背景等等……不過,這個定律似乎難以套用在蔡思韵 Cecilia 身上,這位剛拿下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女演員」的 26 歲女生,第一眼看到她的臉孔,深邃的輪廓不其然會予人高冷與距離感,加上在電影《返校》和劇集《極道千金》中的 Cecilia ,能夠說出一口地道普通話,讓很多觀眾不禁好奇:「她不就是位台灣演員嗎?」

Advertisement

奉行「不當花瓶」原則

Cecilia 是土生土長香港人,只是在 17 歲時,因為一個演藝夢考上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北藝大):「中學的時候開始演劇場和跳現代舞,但香港讀演戲的選擇就只有香港演藝學院,師兄師姐介紹了我報考北藝大。」Cecilia 回想她決定去台灣時,母親說的一席話:「你要做就認真做,不要當一個花瓶,要做一個真正的藝術家。」這番話,Cecilia 有一直放在心:「那時起我就認真看待表演這回事。」

「我在台灣主修表演戲劇,畢業後,在台灣拍了兩年電影,《盜命師》、《一吻定情》、《返校》和 Netflix 劇集《極道千金》,」Cecilia 百分之百認真地看待自己事業,今天的訪問中,她回看了攝影師每張照片,對筆者的問題,也在休息時間早就做好功課:「我很感恩自己有能力用兩種語言演戲,但回港拍 ViuTV 《短暫的婚姻》時,應該真的講太多普通話了,講廣東話時咬字有些不清晰,之後反覆練習,現在應該好多了。」眼前的氣質美女,的確務實地奉行「不當花瓶」原則,一路走來如此多的機會,也非運氣。

Cecilia一口正宗普通話是在台灣讀大學的時候訓練的

蔡思韵式慢步伐

去年,她收到了人生第一個電影主女角劇本《幻愛》 ,當中需要一人分飾葉嵐和欣欣兩角:「《幻愛》是我演過最複雜的角色,葉嵐比較強勢,另一個角色欣欣更接近本身的我,私底下我是很有童真的人,對男朋友會很甜的女生,怎麼說呢?這樣講自己有點尷尬,哈哈,就是…..對,會有撒嬌的一面,但這一面只會留給身邊的人,對外我好像覺得 cool 一點會比較好,哈哈。」(筆者:Cecilia 的男友正正是《幻愛》男主角劉俊謙)。

很神奇,Cecilia 外表予人的距離感會在閒談間自然地消失,你會發現她其實不冷漠,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整理思緒,她說,有時候自己會用普通話思考,要想清想楚,才以廣東話表達出來:「我喜歡像這樣跟你面對面的交談,多於在 Instagram 上展示自己的生活,我是一個慢節奏的人,說話慢慢的,吃飯也慢慢的。其實我不太喜歡逛街,平常都喜歡留在家玩貓,最近開始學煮飯。」

Cecilia:「《幻愛》有句自己很深刻的台詞:『因為我不是真的,你才可以永遠擁有我。』我覺得這句說話很殘酷但浪漫。」

得獎時的自我質疑
我真的有那麼好嗎?

《幻愛》是她首部接拍的香港電影,為她贏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女演員」,也入圍了 5 月舉行的金像獎「最佳女主角」,Cecilia 靦腆地說:「電影評論學會是十分大的肯定,我收到消息時一臉茫然,但那一晚我是有點不開心的,(為甚麼?)我會自我質疑:我真的有那麼好嗎?是真的嗎?但後來我反問自己,當飾演這個角色時,我是真的盡力了嗎?問心無愧後,我就釋懷了。但我明白表演沒有一百分,永遠可以做得更加好。」

作為一個新人,可以入圍金像獎是能以形容的興奮吧,但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大會決定取消實體頒獎禮,Cecilia:「沒有實體頒獎禮,說沒有失望也是騙你的,不過始終現在香港面對這麼大的難關,不只是我們可否去這個頒獎禮,是要為了香港整個環境,唯有大家一起努力。」

做藝術的人都有一團火

今年未能親身體驗頒獎禮,不要緊,未來仍有遙遠的路在等待她:「對我來說,任何在藝術媒介的人都要有一團火,做電影的人,不論在台灣在香港,都是滿腔一份熱誠的。」談論演戲,眼裡會散發著光芒的蔡思韵,想學習的對象是張曼玉,最喜歡的是《甜蜜蜜》:「張曼玉是一個很百變的演員,搞笑,認真,浪漫都可以,什麼類型也掌握得到,正正就是我想學習的氣質。」大家都說蔡思韵是這個時代難得的氣質實力兼備美女,筆者的結論是,這樣的一份質感,含蘊她對演戲的認真和熱誠,讓蔡思韵渾身散發著一種超越外表的耐看感。

Photographer: Nicolas Wong
Art: Ching I
Styling: Chloe Mak & Lok Lam
Make Up: Will Wong
Hair: [email protected]
Wardrobe: Sportmax Loewe

Venue: Madame F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