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呀自己,你今日好嗎?
Hello Me! How are you today?

聽上去老套的問候,卻是香港人現在最需要的。現在每天一張開眼,誰不是關注著這個城市所發生的事,關心素未謀面的香港人,當然,也氣憤地「問候」很多人,但卻忽略了問候和自己關係最密切的人──自己。

而這個城市,有班人數年前開始栽種著一個「問候自己」計劃,其中一位發起人就是 Sharon 楊曉芙

在美國南加州大學修讀電影的 Sharon, 2014 年因為雨傘運動回流香港,用鏡頭拍下她擅長的紀錄片,後來一則研究新聞,促使她和幾個有使命感的朋友,發起一項創意運動,研究指,香港是全世界最低「生命意義感」的城市,「生命意義感」是指大家找不到生活的力量,每天營營役役地生活著。

想做香港人的情緒支援

Sharon 和朋友相信「生命意義感」來於創意,若果一個人相信自己有創造的能力,就很可能找到生活的價值,他們正式創立了團隊「原來我 Creativity is」,作為創作總監的 Sharon,拍了一部為題《原來我:未定型》的創意互動影片,希望幫人尋找屬於自己的創意,「可能題目沒有時限性吧! 3 年以來,我們每個月都會辦放映會,驚喜的是每次都會有 20 – 30 人來觀看。」

「原來我 Creativity is」是一個非謀利團隊,幫助大家探索自己,幾年來一直實踐不同的實驗項目,聽上去沒有概念的話,那就繼續看這篇文章吧。

《原來我:未定型》影片總時間是二十多分鐘,在柔和的聲音導航下,觀眾會了解到影片中人物的小故事,了解到世界上有很多人跟自己一樣迷茫的人,在過程中要回答不少關於自己個性特質的問題,從而發掘自己有哪一方面的創意,與其說是心理測驗,編輯更認為是治癒型影片。

這 3 年間,這條影片不斷在社區間播放、發酵,令「原來我」團隊在民間薄有名氣,「我記得有位女生在影片後的討論會跟其他觀眾說,很希望擺脫放工後經常用電話的習慣,因為這習慣嚴重影響了她的生活,但無奈她的老闆常常在下班後找她,然後,我聽到在場人士主動建議她一些解決方案。 」Sharon 很樂於看到觀眾自發性地開展這些討論,也很感動地看到大家因而受到啟發。「有人會回來重看和分享自己的轉變,我們的影片和活動,提供了他們一個重整思緒的空間。」團隊希望用不同方式,讓大家有空間關心自己、關心其他人,這條影片如是,接下的新作品也如是。

《原來我:未定型》告訴大家,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源於你的創意。


另類桌遊 《裡程 Journey In 》:一個抒緩情緒的旅程

「現在你看到社會這麼分裂,但在玩這個遊戲時,我見到陌生人可以打開心扉,對大家可以非常有同理心。」聽上去十分奇妙的,是團隊正積極籌備的自我探索 board game《裡程》,這個桌遊每次有 3 個玩家,他們會收到各自的劇本,以及共用一塊地圖,三個人會一同經歷三個章節:上山、下海,再到平原。開展時,玩家要先讀出指定的開場白,Sharon 指打開心窗的關鍵,在於他們必須發問和回答一些問題:「過程中會透過問問題,追溯一年來做過的事,了解對方的故事。」

今年也有研究發現,香港榮登「全球生活費最高」城巿,你跟我每天埋頭苦幹的工作,為的就是在這個百物騰貴的地方,找到一點點生存空間。「我知道香港人沒有時間和其他人真正地相處,就算有時間,都會不好意思問太認真的問題,希望《裡程》可以成為大家的情緒入口。」

Sharon 希望《裡程》會成為大家忙碌生活當中的情緒入口。


最近團隊做了十多次試玩,得出的效果竟異常類同。「當找人試玩這個桌遊時,我很驚訝三個素未謀面,風馬牛不相及的人,兩個小時後竟然可以談論一些很深入的話題,某一位更談到父親過身後對自己有甚麼影響,遊戲完結後,他們還一直聊天,連我想問玩後感,他們都不理我了。」原來,陌生人變成交心朋友,需要的可能只是玩一個遊戲。「最感動我的,是人與人之間可以用這個遊戲方式來信任大家。」

要由陌生人變成交心朋友,可能只是需要玩一個遊戲。

最近社會發生很多令大家憂心的事,玩遊戲可能成為奢侈活動,但這個遊戲有點不一樣,它製造了一個支援自己與其他人的空間,也不會費你很多時間力氣。目前 Sharon 和團隊會遊走不同社區和公眾試玩《裡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在 8 月 24 日到 「Women’s Festival」參加。

關心社會的方式真的有很多,遊戲其實都只是一個空間,最重要的過程中,你有否好好地跟自己溝通,香港人,記得留點空間去問候自己。

裡程:一個自我探索遊戲
Aug 24, 2019 星期六 Saturday
2:00pm – 5:00pm
香港九龍彌敦道 380 號逸東酒店
參加方法

Photographer: Joe
Venue: Eaton Ho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