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今個星期上映,卻早在幾個香港電影業頒獎禮獲得多個重要獎項,令人相當期待這部首個以菲傭為題的香港電影。首部作品能得到如此迴響,導演兼編劇陳小娟謙虛地表示,感激有陳果和黃秋生二話不說地答應擔當監製和男主角,還分享了自己的創作經歷。

《淪落人》導演兼編劇陳小娟

跟秋生素未謀面 只因劇本相知相交

故事緣於小娟曾在街上看到的一個畫面──一個外傭站在僱主正在坐的輪椅後,樂此不疲,小娟就猜想二人是否有非比尋常的關係,「那刻我發覺,原來自己對外傭也帶著偏見。」《淪落人》因此萌芽,筆下的主角,是共同生活在屋邨的菲傭和傷殘人士。

電影緣於小娟在現實看到的這個畫面

新導演找影帝擔當男主角,本來就似是奢想。小娟立定要邀請秋生演「昌榮」一角後,就千方百計將劇本送到他手上,誰不知對方爽快答應,「秋生說他覺得外傭對香港貢獻了很多,但一直沒有人將這題材放上大銀幕,難得今次有,他想參與其中。他也說過因為昌榮和兒子的關係所感動。」秋生還答應以分紅形式作片酬,因此至今可說是仍未收一分一文,「我覺得秋生一來是想幫新人,二來他母親也是坐輪椅的,我覺得這些也有影響,雖然他沒有說出口。」小娟指,秋生還會在一些頒獎禮上多謝自己,使她無比感動。

《淪落人》劇照

她憶述起初陳果是給朋友面子,才答應當監製,後來真的得到資助,認真地了解劇本後,就投放很多精力給這電影,「我們只有 19 天檔期拍攝,那是我人生最大壓力的 19 天,拍攝時還在修改劇本,幸好監製每天都會在場支援。」

每個角色也來自個人經歷

小娟說每個角色也有自己和家人的影子

有黃秋生仗義當男主角,陳果做監製,很多人覺得小娟是萬中無一的幸運兒,但其實她的際遇沒有大家所想像的順暢,秋生的傷殘角色昌榮刻畫得如此寫實,其實是投射自小娟母親,母親因一次意外癱瘓,須靠輪椅過活,小娟靠獎學金完成大學,畢業後在銀行工作了幾年,再用積蓄追尋電影夢,她寫過好幾個劇本但全部「難產」,《淪落人》是她第一次成功搬上電影院的作品。「外傭 Evelyn 雖然出身清貧,但奮力去追尋攝影的夢想,這很像我。昌榮妹妹對昌榮,帶點恨、帶點厭棄、但其實內心又非常關心對方的心態,這跟我對媽媽的感覺很類同。」

Evelyn這角色追尋夢想 也成就了導演小娟的夢

女導演的生存難處

坦白說,香港的女導演實在不多,喜愛許鞍華、張婉婷的小娟,如今也擠身了電影女編導的行業。在仍是充滿男荷爾蒙的片場,她還是會聽到不太入耳的說話:「有聽過說很羨慕我,電影做不來還可以回去結婚。」而其實小娟已有了婚姻,先生是專業人士,對她一知半解的人,又會認為她只是「賺錢買花戴」:「我一聽到這種說話就會不忿,我要強調我們除了互相請對方吃飯外,我們的財政是非常獨立的。」

「有聽過說很羨慕我,因為做不來還可以回去結婚。」

小娟還分享了一個電影行業的性別忌諱:「燈光機組的工具箱不可以給女人坐,聽說是會帶來 bad luck,但拍攝《淪落人》時,有位女工作人員因為太累,坐了在工具箱上,馬上遭到其他人阻止,我跟她說:『繼續坐,在其他人的片場我不知道,但在我這邊,你是可以坐在工具箱的。』」

《淪落人》不是悲情故事

縱然角色設定各有不幸經歷,但這電影卻滿戴溫暖的正能量,小娟希望大家明白無論在人生甚麼階段,遇到甚麼困難,都可以去追尋夢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場仗要打,只是今次的故事主角是菲傭和傷殘人士。大家不要看低自己和其他人,認為自己不值得去擁有幸福。而結局會有分離,但只是因為他們當下各自有需要做的事情,但這不代表 The End,你可以幻想一下他們會再見。」

的確,現在在生活上可能會遇上讓你天崩地裂的分離,覺得自己是淪落人,但那只是生命的其中一頁,翻過了這一章,還有下一個章節在等待你。

Venue: 博士會 8055
Photographer: Edmond Law

延伸閱讀:「淪落不淪落在乎你心態,香港予我是一個充滿機會的地方」異鄉人 Crisel 眼中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