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以為當一個公關很容易,入行門檻低,不需特殊技能,『任何人』都做到。」Ellie 在公關行頭打滾 8 年,以往曾在 Agency 工作,現職一間酒店的公關管理層,烏黑長髮及肩的 Ellie, 舉手投足都散發「上司」的強悍風範,但卻經常配搭 Chanel 風格的粉色連身裙,她笑說這樣可以幫自己挽回幾分親切感。

「外行人常覺得任何界別的 Public Relations (PR) 都是靠外表混飯吃、在名流圈交際應酬、風花雪月,實際上我們只是一個全天候On Call,生活在名流圈外圍的拆彈專家。」

幻想與現實

首先解釋一個任何行業公關都要經歷的基本工作:策劃、籌辦活動的整個流程;與客戶傳媒接洽溝通;新聞發稿;每個環節都要瞭如指掌,活動出來不一定要非常有 Noise,但不要爆發公關災難,除非你知道如何利用災難來幫助品牌。聽過有個老前輩談公關的先決條件:「聰明或者可以捱苦,自問兩樣都沒有,就千萬不要入行。」

永遠有兩手準備 The Show Must Go On

公關起薪點只有約一萬港元、工作時數長,假期上班沒OT補假,Ellie 試過一個星期都在酒店中度過,「由活動前 Set Up,到正式活動連晚宴、Cocktail Party,最長連續工作了 30 小時,差點穿爛我的高跟鞋。」其實這行節奏快、效率要高,基本上全天候 On call,因為許多時都在晚上跟記者溝通,所以即使已下班,只要有電話就要接,有訊息就要覆。「你會否覺得我奴性很重?但這都是入行時已有心理準備的了。」

公關作為各單位的溝通橋樑和把關,有時要作最壞打算,才會有最完善安排。「我的位置是萬能Key,有任何突發的問題,所有人都會衝向你找解決方法,而我們的職責是必要盡力、盡快處理好,即使該問題本身不需要我的專業範圍,始終『The Show Must Go On』!」Ellie 憶起以往曾辦過一個開放給公眾參與的產品分享會,這種活動多半會請專業司儀來訪問嘉賓,但品牌的負責人很想親自上陣,誰知開場前才因緊張不適而失場。在記者鼓燥,嘉賓又尷尬的情況下,她唯有拿著手上僅有的資料就頂上當司儀了。「那 30 分鐘很漫長,第一次面對這麼多群眾,但一定要鎮定地將產品資料介紹一遍,又要和嘉賓保持互動。完結後,品牌負責人向我道謝,還說下次再找我做司儀。」

 

某種人特別貪小便宜

Ellie 現時經常接觸國內專寫奢侈品的媒體,會邀請他們試用酒店的最新優惠、體驗餐飲住宿。這班人要求極多,也很會貪小便宜:包括要求入住總統套房、Room Service 昂貴餐飲,「試過有記者來採訪,帶了自己的伴侶來,但事前沒有通知,結果整個行程的宴會都要為他準備多一份餐飲及更多額外安排。難做在於帶來混亂之餘,增添其他部門同事的工作,很難交待。」有些甚至會要求 Ellie 計劃私人行程!令 PR 頓時化身導遊,帶團一日遊。

酒店也會招待一些權貴,曾有嘉賓不滿座位編排,在宴會場地大吵大鬧,「他說會向我老闆投訴我,然後著我小心點,得罪他不知會有甚麼後果。」當下 Ellie 用專業修飾了內心的恐懼,冷靜地修補座位問題,

有時做人要善忘點,不要太上心,但盡量找機會向對方解釋你的處境,這種不卑不亢的態度,才可以讓人尊重你。

不怕無理客人 最怕講不聽的豬隊友

入行8年,遇過不少無理要求,但 Ellie 最怕卻是要處理同事的爛攤子。「Common Sense Is Not Common」,因為工作性質繁瑣,處理問題的觸覺,要靠平日多細心觀察去累積 Common Sense,可惜並非人人有 Sense,「小錯,如忘記簽名筆要確保有墨,才給嘉賓在佈景版簽名;大錯,試過有些心不在焉的接待同事,連主禮嘉賓經過都看不到,結果嘉賓走錯路,耽誤了整個活動時間!」公關絕對是講求 Team Work,不能自顧自的,同事事前溝通指示要清楚,即使在忙亂之間都可以互補。

當一個 PR 絕對不容易,所以行業流失率亦相當高。雖然當中充滿很多無奈和辛酸,但每完成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都有很大成功感,令她能專注在這行發展:「見到新酒店落成、客人對服務的評價高,自己都會很慶幸可以參與其中。每次由零規劃一個活動,到成就一件事,都能給我有一種新鮮感和滿足感。」在木人巷訓練出來的她認為初出矛蘆時總會犯上一些低級錯誤而受挫,但不要自卑,只要細心、肯學肯捱,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價值。「艱辛的過程,永遠是令自己進步得最快的方式。當你習慣面對各式各樣問題,這些經驗使你去到任何工作環境都能容易適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