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科幻小說界最高殊榮 2019雨果獎、星雲獎雙料得主 女作家Mary Robinette Kowal:毀滅世界的是性別和種族之戰

2019 年 8 月 19 日,第 77 屆世界科幻大會暨 2019 年雨果獎  (Hugo Awards),在愛爾蘭都柏林舉行。雨果獎是全球科幻小說界的最高殊榮,而今屆由女作家 Mary Robinette Kowal 以《計算之星》(The Calculating Stars) 成為「最佳長篇小說獎」得主。

第77屆《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得主Mary Robinette Kowal。Photo: goodreads

能獲得雨果獎,一直是科幻、奇幻界作家的神聖殊榮。盧森堡裔美國創辦人 – Hugo Gernsback,因出版第一本科幻小說雜誌,被列為「科幻小說之父」,以其作為雨果獎命名;與「星雲獎」同為科幻小說的最高榮譽獎項。

Advertisement
被稱為「科幻小說之父」的Hugo Gernsback。Photo:bukowskis

值得注意的是,自 2018 至 2019 年來,雨果獎中的四項「最佳作品」得主,清一色皆為女性。而外界評論不斷,懷疑雨果獎將由女性稱霸,是否淪為時代趨勢,而非作品質量本身?但流言蜚語終將不攻自破,Mary Robinette Kowal 所帶來的新作《計算之星》,顛覆了認為科幻小說,僅能由男性主導的既定印象,為科幻主題帶來全新想像。

Mary Robinette Kowal 的得獎作品《The Calculating Star 計算之星》 。 Photo: parnassusbooks

《計算之星》為《火星太空女》(Lady Astronaut of Mars) 系列中的第一部,該系列預定規畫四部小說。而首部《計算之星》敘述 1952 年,女主角 Elma York 與先生在波科諾斯島度假,一顆隕石砸入了Chesapeake Bay,摧毀了美國東海岸,造成嚴重的氣候變化。身為為美國研發火箭的太空人,和二戰時期 Anglo-Saxon 新教徒的數學家,但她與所有其他優秀的女宇航員,皆被排除在太空殖民計劃的名單之外,Elma 展開一系列的調查,最終發現,導致這場世界末日的不是其他,而是性別和種族歧視。

“Space is dangerous, they’re  told; it’s no place for women. ”
(太空是危險的,他們說;不是女人該去的地方!)

作者 Kowal,出生於北卡羅來納州羅利,藝術教育專科畢業,1989 年開始從事木偶戲;她曾擔任《 Shimmer》和《Weird Tales》兩家幽暗、科幻雜誌的藝術總監;並在 2019 年當選「美國科幻和奇幻作家協會」(SFWA) 的主席;而自從 2008 年獲得了 John W. Campbell 最佳新作家獎後,便開啟了她的科幻寫作之路。

進行Talks at Google談話節目的Mary Robinette Kowal。 Photo: Talks at Google by Youtube

她曾為了提高小說的科技感和精準度,專門將小說文本提交給 NASA 的太空人,希望他們對此提出建言;而 NASA 太空人 Cady Coleman 則評價到:「在《計算之星》中, Kowal 構想出一個顛覆想像的另類太空飛行歷史」。

    一直以來,人們都認為,像這類需要精密數據,和縝密思維的科幻小說,能夠與之角逐的優秀作家都會是男性;但科幻小說雙料得主 Kowal 卻一再證明,專業無關性別,就如同小說中優秀的女宇航員一般,遏止人類共同進步的阻礙是歧視和偏見。《計算之星》不僅讓大眾看到女性的傑出表現;小說的主軸,也絕對是現今社會所匱乏,卻極其重要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