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呂甜(Tim Lui)有印象,會是因為經常看到這個名字出現在 RubberBand 歌曲填詞人一欄嗎? 作為入行超過十年的填詞人,Tim 填過的詞不下一百首,當中寫給 RubberBand 就有近 60 首,她的名字早已被認定為樂隊的御用班底。但當你真正了解呂甜的時候,你會發現填詞背後的,是她十年以來不斷在舒適圈外探險的故事,Tim 跟 WIW 編輯說:「我很喜歡當創作人的自由,自由對我來說是無價的。」

衝前的 29 歲

從《小涼伴》、《阿波羅》、《發現號》,到近年大家都在聽的《未來見》、《First Date》,Tim 之所以跟 RubberBand 有如此密不可分的關係,除了因為她是主音 6 號的太太,也是因為她是樂隊的第一位正式填詞人:「07 年,RubberBand 與作曲人雷頌德簽出道合約,需要有人來為他們的歌曲寫詞,他們就不停詢問身邊會寫字的人,結果竟然只有我能完成一份完整的詞,那首就是《Tears》。」文字獲得雷頌德納用,讓當時仍然是活動公關的 Tim 喜出望外,接著雷頌德再以側田的歌曲考驗 Tim,她成功以《兩個女人》道出男孩對母親難以啟齒的心底話,也為自己爭取了兼職填詞人的合同。

Advertisement

29 歲那年,Tim 為了自由的生活,竟然在沒有任何明確客戶的情況下,自立門戶開設工作室:「如果最代表到我性格的一首歌,會是 RubberBand 的《衝》吧!因為我是喜歡實際行動的人,腦袋彷彿總有個聲音叫我去衝去試。我也不要求很多物質生活,只想晚點起身,自由安排時間,接洽喜歡的工作。」但自從她變成自由創作人後,機會就一一出現:「我發覺當你不斷跟所有人說自己即將開展一門事業,就開始會有人找你工作,而幸好我大學時有修讀拍攝製作,工作室也可以追上時代轉變,寫詞、翻譯、拍攝、剪片我也是可以的。」

隨遇而安的經理人

「ViuTV 電視台開台時,我還嘗試了自編自導青春劇 《未來還未來》,每天剪片到早上 6 點,感覺異常地充實。」直到遇到楊偲泳,被對方邀請成為經理人,讓 Tim 感到巨大壓力:「認識楊偲泳 (Renci) 時她還是大學生一名,需要一個人幫她接洽工作,因此問我可不可以擔當她的經理人,起初我真的很怕再發展多一個領域,因為他們將自己的青春給我,這是很大的責任。」回家想了好一段時間,Tim 覺得這可能是一個難能可貴的學習機會,最後答應挑戰這個新任務,還簽下了舞台劇演員劉俊謙:「我是很 Chill 的一個經理人,不懂應酬也不會很進取,但很慶幸是我的藝人很尊重和信任我,覺得少一點應酬也沒有問題。」最近劉俊謙因為電影《幻愛》贏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男主角獎,Tim 也勸勉對方以平常心去面對獎項。

讓我有個美滿過程

不斷的文字鍛練,讓 Tim 寫下更多鼓勵人心的歌詞,《成長說明書》、《睜開眼》和《未來見》等都正面又窩心,她卻說:「其實我覺得自己是悲觀的人,經常想像事情到最壞處,只是每次寫到一些悲情歌,悲傷到盡頭,我總覺得有點事情可以做,於是歌詞會以正面思維完結,每次都是這樣,就像是我的反射動作。」儘管形容自己是悲觀者,Tim 卻是非常珍惜每個人生經歷,即使有時會走了比其他人曲折的路:「現在想,當經理人雖然花上了許多時間,卻讓我有機會去接觸更多行內人而成為編劇。人生猶如去旅行,你發現了一條小路,嘗試走進去,可能會試發現到未知的風景。生活中你覺得不幸的一件事,多年之後會回想,反而是一個 Story To Tell,不是嗎?」

「香港不是沒有創作,只是大家沒有細心留意自家作品。」

香港正經歷一個巨大轉變,很多人認為創作空間正在萎縮,Tim 卻看到大家比以往更盡力的去表達自己:「香港人就是有一種特質,能夠以一句說話、一幅畫,就可以一語中的感動到人,如果你有細心留意,本地創作根本非常豐富精彩。」

Tim 是一個非常健談的人,訪問中她細訴自己從 OL 走到填詞人、經理人、編劇,如何喜歡上鋼管舞,又因為鋼管舞愛上做運動,到早前丈夫 6 號要茹素,因此她嘗試了不同的素食食譜,近日還開了一個料理頻道。彷彿每隔一段日子,Tim 都會接觸一件她本來很害怕的事物,但當投入了,克服了舒適圈外的恐懼後,她其實不自覺間擴大了自己的舒適圈,然後又像發現號一樣繼續前行。未來的日子,Tim Lui 會繼續創作,甚至想挑戰向來被認為極高難度的笑片:「我覺得當創作被限制的時候,我們更要做出更多好作品,就算前景不明朗,我們都要盡量保持心態上的自由和大膽。」

Wardrobe: Hugo Boss
Make Up: Carmen Chung
Art Direction: Prime C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