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自信,不知道人生方向,應該是每個女生在 20+ 時的必經階段,初出社會最擔心的,並非要找一份工、找一個男朋友,而是我們要正式接受自己是一個要為自己行為負責的獨立個體,於是脫離了學校,很多人會尋找一些團體加入,首先是公司、公司內的同事群體,也有人會選擇加入各式各樣「商會」。今天跟城市女青年商會(JCI City Lady)幾位資深會員 Teresa、Bowie、Waverly 聊到各自的經歷,你會發現,原來每個女生都曾經迷失,她們蛻變的故事,是她們也是你和我。

國際青年商會(JCI) 於世界各地 120 個國家中擁有 20 萬會員,城市女青年商會是其中一個分會。


女版傑青的策劃組織

香港人的善心是世界聞名的,不過你有否留意,大部份人是捐款到比較知名的社福機構,會以行動為社會付出的,卻只佔一少部分。「城市女青年商會」在 2007 年成立,是「國際青年商會」的其中一個分會,她們基本上是歡迎 40 歲以下的女性加入的,每年的籌委會,都會自發籌備一些幫助到社區的活動,希望令會員可以蛻變成為獨當一面的領袖,與此同時回饋到社會。而城市女青年商會最有名的活動是每年都會舉辦的「全港時尚專業女性選舉」,靈感來自她們總會知名的「⼗大傑出青年選舉」,所以「全港時尚專業女性選舉」也有女版傑青之稱。

Advertisement

我們從家庭主婦走到 Working Mom 時代,然後呢?

2019年會員Bowie從沒自信的女生成為領袖


「以前沒有甚麼自信,因為不太知道自己想追求甚麼。」今年的會員 Bowie 淡然的說到,時間回到 2012 年,她還只是個平凡不過的 OL,當時沒有甚麼人生目標的她,在想認識多點朋友的情況下「入會」。在 JCI City Lady,沒有人急不及待安排你擔任甚麼崗位、肩負任何重任,反倒是希望你慢慢適應這個團體,因此,她們的新加入成員必須經過半年過渡期,體驗會中不同的社區活動才可成為正式成員。「起初我也沒有太過在意,但看到大家這麼努力,我也不期然上心起來。當你身邊都是積極氛圍,你也會想做得更好。」

在服務到老人、小孩、各種非常貼地卻又需要不斷和人接觸的社區服務中,Bowie 幾年間 由一個性格內向的女生,開始主動為商會對外溝通宣傳,到發現自己不再甘於沒靈魂的朝九晚五上班族,開設了消毒用品公司,她發現人生不只是結婚生小孩,從家庭主婦走到 Working Mom 年代,然後⋯⋯我們或許還有能力好好服務社會?「兩年前懷孕,家人朋友叫我不要再太過操勞,但我還是很想為這個團體肩負責任,於是我在生 BB 後馬上接棒成為會長。」

要照顧生意、BB、還有當上會長,每天也有各樣會議應酬,但 Bowie 卻形容生活比想像中更快樂。「坦白說,會長的工作量其實跟全職沒有分別,這年擔當了會長,每個活動我都要參與和幫忙籌備,半夜都會接到會員的電話,今年的最難忘是『絕膠吧海洋日』,我們邀請到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出席,跟一班小朋友在一個泳池中模擬清潔塑膠垃圾,可能是成為了媽媽吧,我覺得教育到下一代環保意識真的很重要,而我們這個活動也做到很不錯的成績。」

城市中找到幸福感 高難度挑戰成就團隊

Waverly在會中認識了合作夥伴,進一步拓展公關公司業務,成為Arch En Route策略團隊

「我發現這裡每一個活動都是由大家主動提議,然後真的可以得到聆聽,實踐出來。」去年肩負上年度盛事「全港時尚專業女性選舉 」的 Waverly 是公關公司老闆,她在會中認識了志向相同的合作夥件,這個選舉由籌備到實踐應該得心應手,她為選舉找來了香港小姐冠軍鄭文雅當評審、演員和首飾品牌創辦人王君馨擔任活動大使,偏偏 Waverly 想讓難度升級,選舉前提議附加一個名為「Power!Up Day -城市女動力日」的市集,市集有平日一樣的飾物攤檔,還有健康講座、靈修工作坊⋯⋯務求令自己成為了一個極度充實的籌委,Waverly 笑說也同時成為了她公司同事的義務 project:「幸好很快就找到場地和很多朋友協助和出席,公司同事也有幫忙,他們也不時會說:『你是否入了一個教會,這麼投入!』」

現在的 Waverly 在商會早已由當日剛投身社會的小妮子,成為照顧大家心理需要的姐姐,「我們資深會員其實會充當人生導師的角色,這幾年我想我大概由一個自私的人,成為了很會照顧其他人想法的成熟大人吧。」

默默栽種 希望全世界都會知道女性的力量

Teresa是國際JCI副會長,遠赴世界各地宣揚Women Power

十年間從會員、會長到國際副會長,Teresa 畢業時已是化學科資優生,按常理應當專注事業發展,為甚麼會付出這麼多時間去照顧這個商會?Teresa 笑言:「起初我也是一直推卻朋友的邀請加入 JCI,但慢慢我看得她們做的事很實在、很人性,她們是利用自己的資源來發揮更大的力量,尤其當普通市民未必很為意女性力量(Women Power)這件事,但她們活動可涉及各階層,所以加入後我也是愈來愈投入。」

Teresa 期間還要一邊兼顧自己的創業夢,開發智能家居產品、又創立了清酒品牌,但她樂此不疲地跟 JCI 團隊飛到世界各地,宣揚女性力量,「現在西方國家女性會敢於集結在一起,捍衛她們的權利,例如產假和同工同酬等,但在日本、韓國等國家,其實即使是女性仍然覺得她們不應該有太多意見,這是我們女性商會飛到當地要幫忙的地方。而在香港,我們走的算是中庸之道,女性慢慢跟上西方步伐勇於發表意見,但又會默默兼顧好我們在事業家庭的崗位,有天會讓大家見識到我們香港女性的力量。」

現在女性要兼顧各種角色,很辛苦嗎?看到她們這三位,是感覺得到辛苦的,現在的女性快樂嗎?在了解了她們以後,覺得她們是相當快樂的。相比起很多經常不滿現狀的人,這幾個女生比他們不同的,是再投放更多心力去改變,讓自己快樂一點點,找到了在社會中的位置。舒適圈外是很多未知數,但正因為很多未知,我們可以做的,其實很多。

Outfits: Love, Bonito
Photographer: Nick Wong
Venue: AM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