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人都有一個共通點:對自己非常嚴格,Steve Jobs 不斷推倒重來才研發出第一部全觸控手機、Beyoncé 初出道時就已經每天 6 時起來練習…時空回到拳館內專注擺拳掃腿的短髮女生,她是有 10 年經驗的事務律師,也是正在第二次創業的夢想家 Crystal 歐陽晴。在難以預測的世界,時間顯得比以前更加寶貴,我們都有很多目標想做,卻總是要作出很多捨棄,此時,身兼律師、泰拳館創辦人和烘培師的歐陽晴會跟你說:「Why not all?」

喜歡 Deadline 的女生

Crystal 自言是個跟自己過不去的人,總是在找自己麻煩,即使擠身了高收入的律師行業,也喜歡找一個最需要體力的律師工種來做,Crystal:「當律師當然是很大壓力,我是專門做股東糾紛的律師,這門律師是最不賺錢的。我還負責過商業刑事,好像洗黑錢案,需要法庭、監獄來回奔波,試過 3 天 3 夜都沒甚麼睡覺,但回家又不可以告訴家人自己在做甚麼。」中間她曾嘗試轉到銀行做風險管理的「荀工」,但很快受不了:「太悶!坐在那裡好像沒有價值,沒有事情是有 deadline 的,你每天回去就像陪襯品。」Crystal 隨即回到官司糾紛的懷抱,感概自己不可以閒著:「我很怕浪費一分一秒,幫到人解決難題才會開心。」

Advertisement

唯一放棄過的就是買樓

月薪接近十萬,令 Crystal 在二十多歲時就有很多投資選擇:「我眼前有兩條路:1. 我可以做一些令自己有滿足感的事,2. 付首期買樓。」香港人十居其九都會選擇投資到最穩健的樓房,個性獨立的 Crystal 則有另一番見解:「如果我買樓每月收取租金,就完全預計得到往後幾十年的生活模式:上班、跟朋友家人吃喝玩樂,一年去幾個旅行,去 high tea 買手袋……可是到供完樓時已經 6、70 歲了,那層樓的最大得益者不就是我的下一代了嗎?但如果想要這筆錢,他們也可以自己打拼的呀!」這個想法讓她選擇了前者──學沖咖啡和烘培,開創夢寐以求的咖啡店:「雖然我掏空了積蓄來做生意,可是我賺到的有很多很多。」

「父母也是在咖啡店開張當天才知道這件事,他們覺得我瘋了!哈哈。」時間回到開張前一年,Crystal 為了了解咖啡行業,下班放假就跑去咖啡店當兼職,同時修讀咖啡課程:「平日就當律師,假日就沖咖啡,體力透支得很誇張,斷絕了很多社交。」 Crystal 笑說:「我一定是律師中的異類。」

一邊當律師,一邊親力親為的經營了咖啡業務 4 年,讓其成為小有名氣的區內咖啡店,卻因為該區重建,令 Crystal 暫緩腳步,重新思索她的興趣:「開咖啡店時我還有玩三項鐵人和打拳,我發覺泰拳這回事是很上癮的,打拳可以令我自然專注當下,一拳揮來,你不會去想其他事情,訓練過後會覺得很舒暢,這是其他運動做不到的。」

每天由最困難的事開始

Crystal 親手完結了咖啡店這個光榮任務,又開始忙第二次創業,開泰拳館 Kru Muay Thai :「我做生意要保持著高度熱誠,儘管當時創辦人和投資者也只是我一人,我也寫了一個很詳盡的計劃書去 pitch 自己,列出了附近所有競爭對手,每一間我都去了試堂,以確保自己有全盤策略。」加上 Crystal 還會在 Instagram 的烘焙帳戶上接受蛋糕訂單,這時,大概每個人都會充滿疑惑,到底你是怎樣管理時間的?「我每日 7 時前一定會醒,由做最困難的事開始,那就是運動,9 時上班,中午時間會到拳館幫忙,之後回辦公室一邊吃飯一邊工作,6 時回到拳館打點,再晚一點如果有接到蛋糕訂單,會在家烘培。周末我還是可以約朋友,還可以陪家人的!」

這位同時經營三個職業的女生,其毅力真的會令人佩服。

Crystal 在職涯上永遠是一個快攻型選手,可是也因為太急,也讓她碰過不少釘:「做生意每天也會有很多問題發生,環境、社會因素…我學會不要急著解決問題,因為幾個月後你可能會收到一筆很大的賬單。」跟大多數向前衝的女生一樣,也有人批評過 Crystal 的生活模式會嚇怕心儀對象,Crystal 淡然地說:「那他們可以走呀,我可以等一個跟我步伐一致和支持我的男生。」

「當然,我也試過問自己為甚麼要這樣辛苦,但總會有把聲音跟我說:是你自己決定的!」也許快攻型選手,就注定要走比其他人更不平坦的路,因為舒坦的路,根本不可能滿足到他們,正如 Crystal 說:「我是一個終極好勝的人,但我的對手是我自己,未做到 100 分前,我都不會放棄。」

Crystal 希望自己可以用泰拳改變中環上班族的生活習慣,Kru Muay Thai 可以慢慢變成一個門派。

Photo: Prime Ching
Design: Prime Ching
Wardrobe: Lululemon、Adid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