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聰明的人很多,聰明而又外表亮麗的人也為數不少,不過,在當中勇於推倒重來的人,就跟辛婥琳 Michelle 一樣絕無僅有。華爾街和矽谷都是高材生嚮往的工作地方,卻沒有多少人能同時擁有這兩個經驗,Michelle 體驗過這兩種很多人夢寐以求的生活,卻選擇回自己成長的香港創辦 First Code Academy,教育下一代編寫程式,以身作則打破科技界性別限制,登上福布斯和 BBC 「30 under 30」創業家之列。

公開試 9A 成績,大學研修經濟、畢業前早被投資銀行聘用當分析師…Michelle 曾經在走資優生的既定路程,享受華爾街賦予的高薪和社會象徵,她憶述:「最大開眼界的,是負責科技行業的我,可以跟阿里巴巴和一些巨頭的 C-Level 見面,而且身邊的同事全都非常聰明,但同時也十分勤力和有上進心,就算工作至深宵也毫無怨言,這是在華爾街學到的一份專業。」

Michelle 曾經在走資優生的既定路程,直至一場流感停住了她的腳步。Outfits: Hugo Boss

「我經常幻想死亡,更領悟到生命的意義。」

當時 22 歲的她沒有想太多,跟著傳統,早上 7 時工作到晚上 12 時,一天 21 小時拼搏,直至一場流感停住了她的腳步:「有一天給同事傳染了豬流感,病了差不多整整一個月,很痛苦,連下床的氣力也沒有。」那時期正是 Steve Jobs 離世,跟全世界一樣,Michelle 讀了關於這傳奇人物的事蹟,下一步,竟然幻想自己的死亡:「我看到有句話叫『生死只是同一個硬幣的兩面』(Life and death are simply 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躺臥在床上,我幻想自己死亡,去問自己究竟要怎樣去活著?」

另一本啟發到 Michelle 的書是《活出意義來──從集中營說到存在主義》(Man’s search for meaning),作者是納粹黨時期被逼進了集中營的醫生 Viktor Frankl,他分享在集中營瀕死經歷,形容是因為渴望將所遇經歷告訴後代,因而找到生存意義,成為僅餘幾位的生還者。

華爾街學會付出 矽谷學會犯錯

「辭去華爾街的工作,很多人都說我瘋了,哈哈,但我一向也是有點瘋的,」再甚者,是 Michelle 一鼓大無畏精神轉行到科技界創業,那時是她第一次回到香港創業:「跟朋友創辦了一個餐廳會員制的 app,手機用家可以將不同餐廳的會員卡放在我們的 app,但很可惜,可能當時的程式技術還未成熟,而且你也知道,在香港經營餐飲業很困難,要他們付錢去加入使用我們的產品也非易事,我們試了 9 個月,迴響也很少,因此迫不得已地退出。」

她指矽谷的文化是很「尊重」失敗

這一次失敗,對一向是人生勝利組的 Michelle 心裡也是不小的打擊,但她卻沒有放棄喜歡的科技界,相反,Michelle 認為一切要從基本功開始,到了三藩市 Hackbright Academy 上為期三個月的「女子編碼訓練營」,她坦言:「外面的 coding 班 99% 都是男生,但在全女班內的同學,她們思維和進度也是差不多的,讓我感到很自在。」憑藉分析師經驗和編碼基本功, Michelle 找到了矽谷的數據分析工作,因為學會了寫 code,她更明白科技世界的運作,也讓執著失敗的自己得到多少解脫:「矽谷的人很能夠接受失敗,他們覺得即使一個人失敗,但他們仍然會很敬佩那份精神,不要怕錯,最重要是令更多人看過你的作品,這是對創業很重要的一個心態。」

一次失敗不代表一生失敗

在週末教小朋友編碼的義工過程中,Michelle 察覺到編碼是不分性別的語言,更應是訓練思維的一種方式,因此女生也應受用:「為什麼程式員大多數都男人?因為所有遊戲程式員都是男人,他們設計的遊戲自然適合男生居多,然後那些男生長大後就去當程式員,這變了一個循環,我希望打破這個性別限制。

在找到理念相近的合作夥伴之後, Michelle 決定再一次回到香港,一個熟悉的地方,一次重新出發,創立為兒童而設的編寫程式學校 First Code Academy:「義工的時候已知道很多香港家長有興趣,而且得到了 Google 贊助,打了一支強心針。」短短兩三年,他們已在台灣、星加坡開設學校,至今教授了15,000 位學生編寫程式:「看到一位小女生由原本很內向,變到非常懂得表達想法,好像看到小時候懵懂的自己,這給予我很大滿足感。」

成功的創業家都非常懂得表達自己。

Michelle分享:「我發現很多成功的創業家並非是最聰明、甚至不是最勤力的一群,但他們有一個共通點,都是非常懂得表達自己。」
Michelle 眼見一位小女生由原本很內向,變到活潑地表達想法,形容好像看到小時候的自己。

現時新型肺炎疫情嚴重,Michelle 很慶幸自己的團隊反應很快,短時間便將課程改為網上教授,現在每位導師可以一天可以教四班課堂,「團隊真的非常重要,我喜歡跟『hungry』的新人合作,希望他們至少會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項目。」

Michelle 是個很有聆聽力的老闆,編輯跟隨她到學校,同事會主動分享最新工作進展,她也非常耐心地聆聽。
新型肺炎疫情期間,團隊將課程改為網上教授,學生在中小學停課期間也可上網學寫 code,應該是家長們的福音。

打破編程人員性別限制的 Michelle,也在努力改變大家對「女強人」的觀念:「女性管理層其實並非『男人頭』,我們是應該以女性的特質去發展和管理事業。」的確,編輯跟隨她到上環的分校,Michelle 對待同事的態度溫柔而有耐心,可能整個社會、或在閱讀的你仍然對「女強人」有很多假設,希望 Michelle 這個故事能改變大家的想法。

Venue: The Desk Outfits: Hugo Boss
Photo: Stariso Design: Ching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