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業工作量重聞名,工時長、壓力大似是行業常態,然而本地廣告公司JP Agency卻一直實行4天半工作周。從事廣告業多年的總經理畢子惠(Vivian)及首席業務發展官吳栢倫(Alan)指,這措施帶來的最大意義是令同事喜歡返工,以及讓他們可重拾天倫之樂。

左起:JP Agency首席業務發展官吳栢倫(Alan)、總經理畢子惠(Vivian )及創辦人黃浩霖 (Pierre)都表示4天半工作周實起三年以來,公司氣氛輕鬆,同事相處融洽,星期五大家會一起唱K、去旅行,公司上下未試過「好唔想返工」。Photo: HK01

在不少人眼中,香港廣告業已經與工作量繁重、工時長及壓力大等形象掛勾,廣告人的常態是「不OT,不成仁」,然而,本地廣告公司JP Agency創立三年以來卻一直奉行四天半工作周,旗下員工更一反行業常態,不但每天準時五點收工,而且每逢星期五更可工作半天就回家!

重拾天倫之樂

「正呀!」當Vivian聽到公司實行每周四天半工作時,立刻有這個反應,但其實她當時也懷疑過這措施的可行性,因當時正值公司成立之初,人手不算多,但業界向來最早也要到六、七點才下班,更別說要有加班需要的日子。然後,三年過後,時間已證實公司這安排是可行的。

Vivian說:「每天下午五點便可下班,這等同每天減少最少一小時的工作時間。為了盡快放工,同事們都習慣快手快腳做事,效率自然提高。」最重要是,她現在很享受上班的時間,人亦開心了。

而當上爸爸的Alan的感受更是深。以往曾任職電視台廣告部的他,每晚得工作至凌晨一、兩點才下班,回到家時子女都在睡覺,至他們起床上學時,卻是他在休息,「就算到了周末,坦白說,還是很累,有時間寧願用來補眠。」相處時間少,關係自然疏遠,他回憶道:「子女以往有問題時都只會找媽咪,不會找爹哋。」還好,現在他已能控制每天的工作時間,在提早放工的日子,他更可接送子女放學,一起參加活動,「現在的親子時間多了,他們也多找了我。」

難題:工時短,但工作量不變?

提早收工放假固然美妙,但如若心水清的話,就會明白工時長時與工作量的多少是沒必然關係的。然而,Vivian 與 Alan皆認為,縮減工時並沒有令他們上班時感到有額外的壓力。

二人認為,廣告界的工作量繁重,往往不是源於客戶有着無理要求,而是老闆、員工與客客往往未搞清楚工作方法就要起手工作,因此才導致工作進度反覆。要是彼此早已商討好清晰的工作方法,其實下一步的工作量就可以減少。Alan亦作補充:「以往很多決定都要經過多重討論,明明只需一個電郵就可完成的事情,偏偏要等上四天才有回覆,很多事情就是這樣卡在中間。」

Alan 認為,如要令四天半工作制能順暢運行,員工便要學會準時及勿做無謂的事(如開無謂的會)。Vivian 也認為同事保持自律是一大關鍵,「相信大家會安排好工作,自己也跟著有種責任感盡快完成。」亦由於同事投入工作,效率自然提高,因此有不少客人都會繼續光顧,長遠來說有益於公司發展。

創辦人 Pierre 覺得人不需要管理,反而要推動、鼓勵。他不會責備技巧性的錯誤,只會以溝通、思考的方式與同事討論態度問題。所以雖然不喜歡開會,但唯一例外是每三個月和同事一對一聊天,鼓勵同事做個自我審視。
他也鼓勵直率的溝通方式,減少開會時間。「平時聊天已會逐點逐點地update大家,每位客人、每個項目的狀況我都一清二楚。」如此一來,每週開會15分鐘就足夠。Photos: HK01

期望改變行業生態

站在公司角度,4天半工作制總不免被認為「很貴」、「蝕底」,但身為老闆的Pierre卻不以為然。他認為,硬要同事在公司坐足八小時,並不代表他們所有時間都在工作;只要他們在工作時專心投入,而且工作質量高,這才是減少浪費時間的正確方法,「同事喜歡返工,自然降低流失率,減少成本就真!」而且無論是下午五時放工,或是每周四天半工作,最重要的是,Pierre想藉此尊重同事的「人性」。

曾也是打工仔的Pierre,深明很多人都抱有抗拒返工的心態,但事實無奈於人生一大部分的時間都被「上班」這回事佔據,身為老闆的他如要讓員工享受人生、享受返工,就要給予他們兩件事:尊重及work life balance。

「廣告都是創作,精彩的巧思需要生活和人心的投入」。他認為,員工要是只得如機械人般做個不停,根本無法製作出打動人心的廣告,「做廣告的必須具備同理心,因為我們必須做到在30秒內,把正面、有人性的訊息傳遞給觀眾,引起他們的思考。」4天半工作制,其實就是一個由老闆同理心出發,關心員工需要的一個決定。

Pierre指,4天半工作周、少開會、直接溝通等措施其實只是一家公司的硬件,但尊重人性、重視員工等軟件卻更重要,因這才是讓員工能懷着正面情緒上班的原因。他的願景是讓自己的公司成為行業典範,感染同行,讓其他公司也重視它們的「軟件」。做了3年老闆,他對自己許下一個承諾:「就算將來公司有100個員工,我都要知道他們在想甚麼。無疑,這十分困難,但在自己視線之內,盡我所能做到。」

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01》,原文刊於「01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