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要演技?舞台劇演員韋羅莎:敞開心扉,你就會懂得演人生

當一個人跟你說他學習了演戲,你當下的反應容易自以為他是個演技爐火純青,甚至在現實生活中,也是會戴著不同面具做人。但其實不然。香港演藝學院戲劇系畢業生,曾獲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的韋羅莎 Rosa Maria Velasco,稱她在演藝學院學到的,是如何認識自己,是與別人的溝通方式,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我在演藝學院畢業之後,學到的不是演技,獲得的也不只是掌聲。」

戲劇改變了我的思考模式

戲劇是怎樣的存在?「戲劇不只是我的工作,它是我生活的一部分。」韋羅莎在整個訪問中的第一個答案。「我不會稱演戲是工作,因為我在現實生活中,隨時隨地都可以打開演戲模式。」當然 Rosa 說的演戲模式不是要扮演「常識姐」或「Mohammad」,而是讓自己思緒變得靈活、開放,觀察身邊的氛圍及人的行為。

從跟 Rosa 的對談中,她沒有說過任何關於演戲的事,沒有提過如何三秒落淚,亦沒有重溫 Mohammad 如何令全場觀眾哄堂大笑。她在解釋戲劇排練及學習,是如何改變她的思維模式。「原來學完戲劇,我就會願意讓自己在生活上,運用這些演戲時需要的 sensation (直覺、觸覺),察覺身邊所有正在發生的事,從而作出跟以往不一樣的舉動和反應。」

好像頗老土,但戲劇的確給我心靈滿足

戲劇給 Rosa 的心靈滿足,並不是因為她演出過的舞台劇獲得了多少讚賞,亦不是因為她的人氣提升了多少,而是她是戲劇而獲得的心態,例如 Rosa 提及到演員的自我修養:同理心。「在舞台上,當演員擁有同理心,才能理解角色的行為、對白。」在生活上亦一樣,當擁有同理心,才懂得觀察身邊人的狀態 ,從而作出相對而平衡的行為。

Rosa 稱她在舞台上演戲,從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對手而演,演技上的不斷修正也是為了對手。「為什麼我要講這句台詞,是因為我的對手要講下一句。學習演戲時經常提到 give and take,其實是 “I give, then I take” 。」嘗試明白、嘗試代入,然後就會找到適當的附和、支持的方法,如何令整個環境氛圍變得平衡。「十分簡單的例子,我跟老公在吵架時,若他在破口大罵,我就會閉嘴,不要讓環境繼續鬧吵下去。」

日常生活發生的小事,原來會讓我開心

從戲劇學懂的觀察力及應變能力,除了改變跟老公的相處方式,原來即使只是買咖啡,亦令 Rosa 獲得好心情。「有一次去買咖啡,我排隊時已經見到收銀員臉色不好,好像心情很差一樣。到我下單的時候,點了一杯咖啡然後遞上一百元鈔票,但收銀員竟然只找回了兩元。我當刻不想以平常的態度認對這件事,不想平凡的說『你找錯錢了』,因此我就輕輕的說一句『噢!這杯咖啡挺昂貴的呢』。收銀員聽到後就醒過來,微微一笑說不好意思。」

「當下我很開心,原來只要我擺脫舊有框架,選擇另一個表達方式,會讓我的生活豐富一點。學會戲劇後,我讓自己有更高警覺性,」每天在沉悶、枯燥的生活中,原來戲劇的作用不是讓你懂得如何變得虛偽,而是讓你在舊有的生活模式中,找出不一樣的突破,相信這才是每個人都需要演技的原因。

現實中的半分鐘,在舞台上會仿如一輩子

「The show must go on」相信這句說話大家都有聽過,Rosa 在出演舞台劇《賈寶玉》時的經歷,就告訴了大家每場舞台劇真的與電影太不同,他們只有繼續,沒有重來。「當時是我的獨白,突然聽到電掣總掣熄掉的「嘭」一聲,然後台燈、音響完全沒有了。」原來是劇院大停電,意識到現實後,傳來的就是台下觀眾的騷動。

「當時我只能夠繼續,除非有工作人員走出台宣傳表演暫停。」在工作人員處理停電的半分鐘內,Rosa 硬著頭皮、放大喉嚨的繼續表演,到獨白將完結前,感覺到面光 (Facelight) 回來了,聽到自己的聲音,就知道自己功成身退了。「我走回台邊時,我蹲下來,身體不停在抖。」雖然 Rosa 此刻憶述時仍猶有餘悸,但她的專業,已令筆者相當動容。

演員+觀眾+對手=鐵三角

對 Rosa 來說,觀眾是演出的一部分。「我、觀眾及演員對手,就像個鐵三角,互相牽制,互相幫忙。」排練跟現場演出的分別,就是加入了「觀眾」這個元素,而表演時演員需要在台上感受觀眾的投入程度,從而跟對手一路修飾演戲的力度,亦因為演員發揮的力度改變,而得到了觀眾更大的迴響及感觸,這就是舞台劇有趣、刺激的地方。

是觀眾為我擺脫不安感

香港社會近數個月以來,每一天都因為政治問題而發生不同的事件,而舞台劇《大辭職日》則在這個低沉的社會氣氛下進行公演。有一日在開 show 前,Rosa 突然感到不安、思緒混亂,甚至擁有從未發生過的為自己的表現而擔憂。「我不知道觀眾懷著怎樣的心態入場,他們是來尋開心的嗎?我在這樣不穩定的狀態下,可以做些什麼呢?」

而 Rosa 的這種不安感,隨著觀眾席傳來的第一波笑聲,就瞬間熄滅了。「我當刻馬上覺得安心,知道原來這些 (幽默) 就是觀眾所需要的。」當以為藝術工作者、舞台劇演員的責任,就是為觀眾提供娛樂,原來觀眾的反應也是自己所需要的安心丸,這就是 Rosa 提過關於演員及觀眾的微妙關係,不是單向的交流,而是互相影響著。

「我以為演出時的重點、焦點都在我自己身上,但聽到笑聲的當刻,焦點就馬上放回觀眾身上。原來我正在做的事,會幫到觀眾紓緩不安、發洩壓力,就已經足夠。」雖然完場後兩者還是沒有正式對話過,但原來給予對方的力量是如此強大。

“ I don’t think, I feel ” 

最後問到 Rosa 的座右銘,「我的座右銘很不負責任的,“ I don’t think, I feel ” ( 我不思考人生,我感受人生) 。」 Rosa 形容自己是個很容易被情緒、情感帶動的人,永遠都會跟隨自己的感受做事。這句座右銘看似充滿藝術家氣息,其實仔細想清楚,不分析、不思考,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是一樣很危險的事。但這樣的性格的確幫助 Rosa ,將戲劇跟她的生活融為一體,因為學習戲劇而影響到她的思維、生活模式;而現實生活上發生的任何瑣碎事,又會讓她在舞台上發揮得更好。學習戲劇,真的不只是學懂角色扮演而已。

Venue: VEDA, Ovolo Central
Wardrobe: SHIATZY CHEN, Rene Caovilla 
Clutch: Atelier Swarovski 
Hair: Ray Mork @AdmiX Hair Styling
Photo: Nicholas Wong
Design: Ching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