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少帶Chloe步進酒吧後,挑了最近門口的吧台位置並肩坐下。

tbc…and 陳煩作品
Chloe:你知道我為甚麼要去Gym嗎?
樂少:為甚麼?
Chloe:因為我以前是個肥妹,在學校被同學排斥……

樂少仔細端詳她的臉,人在說謊時,
眼睛會不自覺的向上飄,可是Chloe的微表情絲毫沒有破綻,
要不是早已查清楚她的底細,大概亦會信以為真吧。

看著她繼續侃侃而談自己的虛構人生,
樂少明白,她根本只想無時無刻得到注意,
當個飾演悲劇的Drama Queen。

口硬心軟的Charlotte認為他和木村的方法只能治標,
就算使計讓Jason離開,
她還是會不由自主地尋找下一個目標,
像無主孤魂般在一個又一個男人之間游離,永
遠找不到歸處。

可是就算Charlotte大費周章地自揭瘡疤從旁規勸,
Chloe還是選擇重蹈覆轍,那麼接下來,他就只好按照劇本去演。

兩杯雞尾酒下肚以後,Chloe的眼神經已散漫迷離,
樂少趁機靠過去,酒酣耳熱的Chloe把雙唇印在他的唇上。

當木村帶Jason踏入酒吧內,
Jason第一眼就看見Chloe在門口當眼處和別人親熱。

Jason目定口呆地站在原地,
當Chloe亦發現了他時,
馬上坐直了身子,尷尬地整理揉亂了的長髮。

Jason:你在幹甚麼?

膠著的氣氛不到三秒就被Chloe的歪理打破。

Chloe:你能怪我嗎?
都是因為你最近都不抽時間陪我,你有試過從我的角度去想嗎?

原本是犯錯的一方,卻先發制人控訴起來,
在Chloe這種人眼中,自己永遠是受害者的角色,
她的一切行為,都是情有可原的決定。

樂少果斷站起來,摟著Chloe的香肩走出這場泥漿摔角,喧
鬧的酒吧中甚至沒人留意到這場小小的騷動。

Jason一言不發,頹喪地坐在吧台前,
木村識趣地在旁邊坐下,為他和自己叫了酒,
兩人續了一杯又一杯,木村始於在等Jason先開口。

Jason也有點驚訝自己的冷靜,
他發現原來自己並不那麼喜歡Chloe,
也許他喜歡的,只是從Chloe身上得到的虛榮,
抵消他從Yvonne身上得來的自卑。

良久,他沒頭沒腦地對木村說:
Jason:打個和了?
木村:甚麼?
Jason:我們都看過對方被女人甩了,算是打個和。
木村:至少你還有老婆,哪像我,孤家寡人。
Jason:可是我覺得我老婆多多少少知道了。
木村:為甚麼?
Jason:我說過,我老婆是很強勢很獨立的那種人,
可是她最近好像性情大變似的。
木村:變成怎樣?
Jason:變得很黏人,甚麼都順我的意,
總之變得不像她的樣子……
木村:老實說吧,女人不會無緣無故對你好,
要麼是她幹了對你不起的事,
要麼便是你幹了對她不起的事,你覺得是哪一種?
Jason:那麼我該怎麼辦?
木村
她寧願改變自己的性格來迎合你,那麼就代表她愛你更多於愛她自己。
木村:別喝了,回家去吧,有人在等你。


Yvonne家

Jason踏著搖搖晃晃的腳步回家,他下定決心,
對於Chloe的事從此隻字不提,今後絕對不會再行差踏錯了。

他打開只屬於他倆的家門,Yvonne卻獨坐在沙發上。

Jason:老婆?為甚麼這麼晚了還不睡?

Yvonne嗅到Jason身上的酒氣,
她知道他只不過是和木村喝了幾杯,
也知道這段婚外情經已告一段落了,
她只需要按照劇本扮作若無其事,
那麼他就可以繼續當個好丈夫,
她會扮演好太太,Happily ever after。

可是,Yvonne跟Chloe不同,她連一刻鐘都不想再演下去了。

Yvonne:我們離婚吧。
按此觀看其他集數

tbc…原創舞台劇場《情敵勸退師》
蔡卓妍・卓韻芝閨密內鬨

tbc…原著故事
https://www.facebook.com/tbcstory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