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and 陳煩作品

香港距離東京2882公里,但Zoe和陳文進之間的距離,卻難以量化計算。

四小時零十分鐘的飛行時間,陳文進都只顧看電影,鮮少和Zoe交談。
下了飛機後,兩人來到下榻的酒店,
當然木村和Charlotte也租住了和他們相鄰的房間,以便獻計和觀察。

陳文進:我餓了,出去找點吃的吧
Zoe:我就知道剛才的飛機餐不合你胃口,我們去找程老闆吧!

東京的地下鐵在繁忙時間可謂人滿為患,他們才走進車廂,後面的人就已經接著湧上來了,當然,人群中包括用身子在推波助瀾的 Charlotte和木村。

矮小的Zoe被推擠得步履不穩,陳文進一把摟住她的肩頭,任由人潮洶湧,Zoe只安心地把頭靠在他的胸前,兩人都忘了有多久不曾這樣好好擁抱了。

說到鐵路擠迫的程度,香港比東京大概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是人們似乎只有遠離了日復日的麻木生活,才會停下腳步,重新溫習過去的美好。

Zoe:記不記得那年我們曾經逛過一間賣筷子的專門店?

陳文進:記得,那老闆不懂說英語,我們又不懂說日文,
但他還是不住地給我們介紹,正宗雞同鴨講!

Zoe:我還記得每一雙筷子都有類似出世紙的東西,說明用了甚麼物料、製造的工序、職人的簡介,專業到不得了。

Zoe:可惜那時候一雙人手燒製的筷子對我們來說太貴了。

陳文進:打攪了那麼久也沒有買下來,走出店時多沒面子!
那時候我就想,總有一天,我要走進任何店也不用再看價錢。

Zoe:不如我們現在去買一雙留念?

陳文進:你肯定沒找錯路?
Zoe:是這裡,不會錯的了……

Zoe和陳文進去到當年筷子店的所在地,沒想到已經滄海桑田。

陳文進:真是的!以前窮所以買不起,現在口袋有錢,卻沒機會花了。

原本木村要求她和陳文進來買筷子時,Zoe心裡還是有點捨不得花這筆錢,可是她此刻怔怔地看著已經變成遊客熱點的舊址,熙熙攘攘的人潮,也不知道有誰會記得,這裡曾經有一家專心致志地賣一種貨品的老店。

Zoe:是不是所有東西都有完結的一天……?
陳文進長長地吁了一口氣,然後主動牽起Zoe的手說:
陳文進:走,我們去吃你喜歡的!

搬運工人勞師動眾地把傢俬電器搬到思思斜對面的單位,
終於引得賦閒在家的思思打開門縫來張望。

歐陽穎:我今天剛搬來你對面的單位,可能有點嘈吵,不好意思。
思思:沒關係──

樂少的電話鈴聲打斷了思思的說話,他急急走到一旁接聽,
思思饒有興味地打量他。

樂少:我有事要先走了,你需要甚麼就儘管告訴我,要買甚麼就用我的卡。

樂少從名牌錢包取出一張附屬卡,交到歐陽穎手上,
又吻了她的額,然後才和思思道別離去。

思思:咦,你們不是一起住的嗎?
歐陽穎:一言難盡,有機會再告訴你。
歐陽穎:你也是一個人住嗎?我對這區不是很熟悉,
介不介意改天有時間一起逛逛?
思思:改天還不如今天吧,反正我閒得發慌!


陳文進和Zoe拐了不知多少條巷弄後,終於找到當年那間匿藏在橫街的拉麵店。
費那麼大的勁要找回的,不止是記憶中的味道,
真正令他們念念不忘的,是程老闆和Yumi老闆娘。

程老闆是香港人,在日本留學時到店裡打工賺生活費,
喜歡上拉麵店老闆的女兒Yumi。本來拉麵店老闆十分反對他們交往,
因為老闆認定這年輕人只是個過客,待他畢業後必定會離開日本,
留下女兒守住一段過去式的霧水情緣。

可是年輕的程老闆用行動證明了他的真心,本來只是來應徵兼職的他,堅持每天下課後也騎著自行車趕來打工,一星期七天,每晚直至麵店打烊後,還留下來幫忙清潔,直至把每一個角落都擦亮,直到最後一張椅子也倒放在桌上,他才拉下鐵閘,騎著他那輛殘舊的自行車離開。

然而真正打動拉麵店老闆的,還是另一回事。

店裡的拉麵就只有味噌叉燒一款,因為老闆認為,要真正做好一件事,應當要花一輩子的時間去鑽研,貪多務得,只不過是無所用心。對技藝如此,對感情亦如是。

程老闆整個大學生涯都在這家拉麵店裡打雜,畢業後才終於得到進廚房的資格,
可是別說叉燒了,老闆既不讓他碰湯頭也不讓他下麵,
就只吩咐他負責拉麵裡那顆充當配料的溏心蛋。

但是不論程老闆嘗試了多少遍,老闆不是嫌他煮得太熟就是太嫩。
整整半年,程老闆煮的溏心蛋不下數千,但沒有一次被端上客人的檯面。
連Yumi也抱怨老爸是故意刁難,但程老闆不吭一聲,依然每天埋首在廚房裡面。

直至八月的一個夏夜,老闆又嚐了一口程老闆煮的溏心蛋後,
他放下筷子,默默地在店裡的黑板菜單上寫上幾個剛勁的大字,中文的意思是:

是日推薦:溏心蛋

翌年秋天,程老闆和Yumi結婚,而陳文進和Zoe在店裡聽程老闆說這段往事時,程老闆繼承了拉麵店,Yumi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媽了。

程老闆:いらっしゃい
程老闆:咦,是你們啊?
Zoe:好久不見了,沒想到你還記得我們。
程老闆:當然記得了,我這家店又偏僻,裝潢也舊,基本上是沒有遊客會來的。
陳文進:那是他們「走寶」了!

程老闆靦腆笑笑,縱然歲月在他眼角鑿了痕跡,但他還是當年那個專注磨練一種技藝的謙謙君子。

Zoe:對了,Yumi呢?

程老闆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了。

程老闆:她不在了……
程老闆:第三個孩子出生後,她的身體一直復原不起來,去年冬天……

Zoe想不到木村替她安排的,是一個又一個關於失去的行程。
她很想說點甚麼來安慰程老闆,可是在一個鰥夫面前,
也許讓他自言自語地訴說往事,
更勝過任何安慰的話語。

程老闆:我還未曾給她過上好日子呢……明明說好待孩子都長大了,
我要帶她到香港,看看我出生的地方……

連向來口沒遮攔的陳文進也搭不上話,只能靜靜地讓程老闆回憶舊事。

程老闆:對不起,我太失禮了,你們是來吃麵的,我這就去煮。

程老闆抹掉臉上不知是汗水還是眼淚,
手勢純熟地為他們煮好兩碗熱氣騰騰的叉燒拉麵。

程老闆:能夠看見你們一起回來真好,Yumi在的話,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兩人只管低頭吃那切成兩半的溏心蛋,味道還是一樣,
可是在廚房裡的身影,只剩下一個人了。

原來能夠共苦的人,卻未必有幸同甘。

按此觀看其他集數

蔡卓妍・卓韻芝閨密內鬨
凌文龍・胡麗英・張銘耀推波助攻
tbc…原創舞台劇場《情敵勸退師》
6 月 3 日 (一) 早上十時起 快達票售票網公開發售 
www.hkticketing.com

tbc…原著故事
https://www.facebook.com/tbcstory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