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and 陳煩作品

歐陽穎和思思逛了一整個下午,兩人一見如故,思思簡直有相逢恨晚之感。
當然,這都是勸退師預先做好資料搜集的結果,
一如另一邊廂,Zoe和陳文進到訪的筷子店和拉麵店,
都是樂少跟Zoe詳細傾談後,親自去東京實地視察,
然後再度身設計的行程。

思思看歐陽穎和自己這樣投契,反正歸家也是獨守空幃,便邀請她共晉晚餐。

歐陽穎:原來你喜歡吃葡國菜呀?

她當然是明知故問的。

思思:因為我是澳門人嘛!
歐陽穎:那怎麼會來香港定居?
思思:我在澳門時是當荷官的,在賭場見得太多烏煙瘴氣的人和事,每天過手的錢是一輩子也賺不到的數字,漸漸就對生活充滿了懷疑。
思思:應該怎樣說呢……感覺就好像自己也是一個籌碼似的,很難理解吧?
思思:總之我後來認識了一個從香港來的客人,他對我很好,真的很好,我在澳門也無親無故,便索性隨他來香港了。
歐陽穎:哦,那你們現在同居嗎?

思思吃一口馬介休,搖搖頭算是回答。歐陽穎逮得機會,便順著話題問下去。

歐陽穎:為甚麼呢?你可是為了他,一個女生離鄉背井的啊!
思思:也沒你說的那麼轟烈啦,我本來就是一個人生活啊,
說起上來,反而是他給了我一個家呢。
歐陽穎:住在一起的,那才叫家吧?
思思:嗯……這件事我沒有跟別人提過,是怕別人批判我,但我知道你不會,
因為你跟我一樣都是第三者吧?

歐陽穎故作驚訝地問:

歐陽穎:你怎麼會知道?
思思:從你男朋友談電話的口吻,便知道電話裡是另一個女人了。
思思:還有給你的附屬卡,一個人住的公寓,各種各樣蛛絲馬跡吧,
別人未必輕易察覺,但我可是過來人呀。

歐陽穎腦中閃過樂少曾經篤定地道:
「當第三者的,自然對這些事特別敏感,就像同性戀者也總是能在第一眼,
就看得出對方是不是同路人。而更重要的是,
第三者一定會同情第三者,到時候你就可以輕易爭取她的信任。」

歐陽穎:那幸好他們不在的日子,我們可以互相照顧,也有個伴解解悶嘛。
思思:其實我男朋友已經跟那個女人分手了。
歐陽穎:真的嗎?恭喜你守得雲開呀!
思思:話是這樣說沒錯,可是那個女人真是老謀深算,
居然要他陪著去甚麼分手旅行,還要是去他們畢業旅行的東京,
說甚麼最後一次了,我男朋友一時心軟,便答應了……
歐陽穎:旅行也不過幾天的事,既然他連分手都說了,你就別太擔心。
歐陽穎:剛巧明天我朋友辦了個遊艇派對,要不──
思思:我甚麼都比那女人好,我比她年輕,比她長得好看,
我男朋友也說跟我在一起快樂得多。
思思:可是我唯一輸給那女人的,便是她比我更早認識他,
回憶這東西,我沒信心贏得過……

按照樂少的計劃,本來歐陽穎應該趁機邀請思思上遊艇,為她介紹新對象,
好讓她移情別戀。要是她把持得住沒有上鉤,
下一步便是在遊船河時把握機會偷拍她和別人的疑似親密照,
再借機讓陳文進發現。

但歐陽穎看見思思似是真的對陳文進動了感情,竟卻步起來,她試探地問:

歐陽穎:你男朋友有告訴你,為甚麼他們的關係會變成這樣嗎?
思思:他說那女人完全不了解他,不欣賞他,和他在一起,總是計較錢。
思思:你知道嗎?他跟那女人分手前一晚曾經問我,
我到底是愛他的人,還是愛他的錢。


思思乾了杯中的白酒,歐陽穎留意到她整頓飯也不時拿出手機檢查短訊。

歐陽穎:那你怎樣回答?
思思:我告訴他──如果我不愛你,你給我再多的錢我也不要。

歐陽穎看著思思落寞的神情,
她不禁懷疑,自己強行拆散他們到底是不是正確的事情?

不是有句話說,一段感情裡面,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嗎?

思思:他臨行前明明還把航班呀酒店呀甚麼的都告訴我,
但現在已經消失一整天了,連電話也不打一通回來……
思思:真想飛到東京把他搶回來呀……哈。
歐陽穎:那就去呀!

思思聽罷先是一怔,但也許是酒精的作用,
她真的馬上打電話到航空公司訂立即出發的機票。

思思:我現在馬上回家收拾行李,不,來不及了,還是直接到機場吧。
思思:你說得對,我已經等了那麼久,這回一定要主動一點!

思思甫離開餐廳,一直坐在暗角餐桌觀察的樂少就怒氣沖沖地走到歐陽穎跟前,
他張口欲罵,又努力壓抑住,白皙的臉氣得通紅。

樂少:你到底怎麼了?是你聽不明白,還是我說得不夠清楚?

歐陽穎想不到貌似人畜無害的樂少竟會大動肝火,
但她的個性也受不得罵,於是把藏在衣服下的微型通話儀器一手拔掉,
逞強回嘴道:

歐陽穎:你剛才也聽見了,思思是真心喜歡陳文進的,
而且陳文進跟Zoe在一起根本就不快樂!
歐陽穎:你們不是說情敵勸退師是要讓人得到幸福嗎?

萬一因為我們插手,令這段關係裡面三個人都不幸福呢?
樂少:你是天天在大學圖書館看小說看上腦嗎?
就只憑幾句裝模作樣的說話就知道思思是不是真心?
樂少:再說了,就當她是真心,但她的確是犯錯了,她在破壞別人的關係,
陳文進貪新忘舊,他們又有甚麼資格得到幸福?

歐陽穎一時想不到反駁的說話,反倒是聽出奇怪的地方來。

歐陽穎:你剛剛說甚麼我在大學圖書館看小說?你怎麼知道的?

樂少忽然語塞。

歐陽穎:你是不是調查過我?

樂少抵不過歐陽穎咄咄逼人,自己的怒火竟立時洩了氣,語氣也和緩了不少。

樂少:不過是一般的入職調查,我和Charlotte也被木村調查過呀。

歐陽穎心中一凜,可是轉念又想道,要是他們真的調查出甚麼東西來,
也就不會僱用她了,自己先不要自亂陣腳。

樂少:算了算了,想想我第一次行動時,還差點動手打了那個三心兩意的賤男。
歐陽穎:哦?看你文質彬彬的樣子,想不到你也會有大發雷霆的時候。
樂少:我只是看不過眼這些不負責任的男人罷了。

樂少:那我們算是扯平了?
歐陽穎:你大概把我祖上十八代也查了一遍吧?這樣哪算是扯平了?
至少你也要跟我交換一下身世才公平呀!

樂少的情緒經已平復,他被歐陽穎逗得咧嘴笑了。

樂少:好好好,待這個Case成功之後再告訴你。
樂少:現在走吧,我們去收拾你的爛攤子。
歐陽穎:去哪?
樂少:去東京。

按此觀看其他集數

蔡卓妍・卓韻芝閨密內鬨
凌文龍・胡麗英・張銘耀推波助攻
tbc…原創舞台劇場《情敵勸退師》
6 月 3 日 (一) 早上十時起 快達票售票網公開發售 
www.hkticketing.com

tbc…原著故事
https://www.facebook.com/tbcstory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