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and 陳煩作品

思思漏夜從香港趕來東京,捍衛她得來不易的愛情。

Zoe:是誰呀?
陳文進:酒店職員說有些事要我到大堂確認一下,我很快回來。
Zoe:那麼奇怪……我跟你一起去吧。
陳文進:不用!

Zoe被陳文進的反應嚇了一跳,
原本正在穿鞋的動作也如同空氣的流動一樣,驀地靜止了。

陳文進:又不是大事……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在這裡等我吧。

升降機甫一打開,陳文進已經看見思思單薄的身影,
快要淹沒在人來人往的酒店大堂裡面,我見猶憐。

陳文進:你怎麼來了?

思思沒有答話,只是一頭栽進陳文進的懷裡,她聞到他身上,
有一股淡淡的香水氣味,那是最壞的預兆,她知道自己不能再讓步了。

陳文進:發生甚麼事?你別嚇我呀!
思思:你電話又不接,訊息又不回……
思思:我不想把你還給她。
陳文進:你別亂想,來,我替你租酒店住一個晚上,明天你先回香港等我──
思思:我已經等了那麼久,不想再等下去了!
思思:我不要回去,我要你現在就跟我一起走!

陳文進最受不住女人的眼淚,他一邊手忙腳亂地安撫思思,
一邊迴避四周投來的異樣目光,他感到有一雙炙熱的眼睛穿過人群,
定定地注視著他……

果然一抬頭,就對上了Zoe哀戚的眼眸。

Zoe:文進……

縱然Zoe早就知道他有外遇了,可是如今眼睜睜看著他們抱在一起的情景,
她還是頭皮發麻,雙腳像被釘子緊緊釘在地上似得動彈不得。

陳文進慌忙地放開思思,他的雙手像多餘的配件一樣不知該往哪裡放。

思思:這樣正好,我們索性三口六面說清楚。
思思:既然他已經說了分手,你就不要再死纏爛打吧。

Zoe還是定定地站在原地,她的眼神失焦,像一具石化的人像。

她從來都不擅長與人相爭,讀書時爭不了升學學位,在公司敵不過人事鬥爭,她只求和陳文進過點無風無浪的小日子,可是如今她的世界卻翻起了狂風暴雨。

時間一分一秒地溜走,酒店大堂仍舊人來人往,
世界依然如常運作,並沒有因為誰的愛恨而凝滯半分。

良久,Zoe終於緩緩地吐出一句:

Zoe:她真的比我好嗎?

在旅行之前,陳文進曾經感慨與思思相逢恨晚,
他也以為跟Zoe的感情已經平淡如水,儼如雞肋,
可是如今夾在Zoe和思思中間,他卻無法作出選擇。

思思:你不要丟人現眼了好嗎?為甚麼非要他說出口──
陳文進:夠了!

思思和Zoe都被陳文進嚇得怔住了,陳文進竟然一聲不響,
轉身走出酒店,留下Zoe和思思留在原地,相對無言。

陳文進在夜色漸濃的東京街頭漫無目的地遊走,他感到心煩氣躁,
內疚感像一群噬人的蟻,傾巢而出,爬滿他全身。

走著走著,一個衣著撩人的女生遞給他一張傳單,
陳文進藉著滿街的霓虹,瞇起眼睛讀著傳單,
還未對焦得來,那女生已經哄到他耳邊說了幾句呢喃軟語,
別的都聽不明白,卻清清楚楚聽見一個英文字──Casino。

忘憂的方法有千百種,有的人會借酒,有的人會選擇大被蓋過頭,
也有的人會呼朋喚伴,作樂尋歡,
而陳文進此刻只想去賭上兩手。

隨著派傳單的女郎走了一小段路,拐進了橫街,來到一家店前。
一腳踏進去,只見裡頭是俱樂部似的裝潢,陳文進困惑地打量四周,
而那女郎已扭著腰肢走到後門,含笑向他招手。

陳文進又隨她穿過門簾,走下一條嘎嘎作響的窄長階梯,
原來地面之下,別有洞天。

地窘場地有限,只有幾張賭桌,各自圍了三三兩兩的賭客,
陳文進逛了一圈摸清環境後,便挑了一張百家樂的桌子坐下,
只因那個束著馬尾、大學生模樣的女荷官,明顯是剛上任的新手。

戀愛也如一場賭博吧,人們費盡心思選擇對手,抵押上青春,
換成回憶的籌碼,在人滿為患的賭桌上,
祈求幸運會降臨到自己身上。

陳文進認為今夜的自己,就是那個幸運兒。他的手風極順,
連續四場皆拿得天牌,惹得場內的賭客漸漸也靠過來圍觀。

當他連贏到第九場時,他的賭桌旁已經滿滿地圍了一圈人,
而且圍觀的群眾都下注買他獲勝。眾人搖旗吶喊,贏了一場又一場,
連本該不動聲色的荷官也面露難色,
陳文進面前的籌碼已經堆成一座小山丘。

圍觀的人情緒高漲,有些本來只是小試牛刀的人,
都紛紛大手筆地下注買他贏,陳文進見氣勢如虹,
也就一口氣把桌上的一半籌碼推出去,
現場氣氛被炒熱至前所未有的沸點。

然而賭博哪有長勝將軍可言?賭桌上出現了整夜首盤和局,
雖然自己拿回了籌碼,但看見眾人剛才的氣勢頃刻減了大半,
向來好勝的陳文進不服氣,這
回一手就把面前所有的籌碼通通押上去。

荷官每發一張牌,他的心便彷彿要從嘴裡跳出來似的,
可是在他反應過來之前,桌上的籌碼已經給荷官通通收起了。

陳文進被腎上腺素沖昏了頭,竟糊裡糊塗地簽了借單。

然而幾盤下來都是庄家連勝,
本來為陳文進吶喊打氣的,都紛紛轉投陣營。

陳文進生平最恨人看輕自己,
他抵不過氣,偏偏要唱反調。

賭徒之所以走上絕路,是因為他們普遍都有一種機率謬誤,以為拋一枚硬幣,
連續出現愈多次正面朝上,下次拋出正面的機率就會愈小,
但是實際上,每次拋硬幣都是一次獨立的事件,
拋出正面的機率永遠是1/2 ,不會增加或減少。

就如愛情一樣,儘管你接二連三愛錯了人,人人都安慰你明天會更好,但事實是誰也不能保證,你下一段戀情就能得到幸福。

想當然爾,陳文進輸光了又借,借來了又輸,
待他的頭腦終於清醒過來以後,
才發現自己已經欠下巨債了。


按此觀看其他集數

蔡卓妍・卓韻芝閨密內鬨
凌文龍・胡麗英・張銘耀推波助攻
tbc…原創舞台劇場《情敵勸退師》
6 月 3 日 (一) 早上十時起 快達票售票網公開發售 
www.hkticketing.com

tbc…原著故事
https://www.facebook.com/tbcstory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