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and 陳煩作品

陳文進在兩個彪形大漢的看管下,縮著脖子坐在一旁,
像一頭喪家之犬,剛才在賭桌上的豪放雄邁已完全不復見。

Advertisement

此時,一個男人推開辦公室的門逕自走了進來,還未坐下就道:

男人:你要喝點甚麼嗎?天氣那麼熱,不注意補充水份不行呀。

陳文進看他一副日本人的樣子,想不到竟然說出那麼流利的中文。

男人:那個誰,給這位先生倒杯生啤!

陳文進還是不敢貿然張聲,只是怯生生地看著男人,
腦中不由自主地重播以往看過的日本黑道電影情節。

男人:好,說回正事,你欠我們的錢,打算怎樣還?
陳文進:我現在身上沒那麼多現金……要不刷我的信用卡吧──
男人:我們不收信用卡,日後警方查起上來,麻煩可就大了。
男人:現金,我們只收現金。
陳文進:那……至少給我打個電話?

陳文進因為在機場時被Charlotte盜去了手機,只能借用這裡的有線電話。

他拿起話筒,第一時間想打給思思,只因這幾年來,
他太清楚Zoe愛錢如命的個性,要是思思的話,一定能夠體諒他的處境。

可是舉起的手卻凝在半空,因為他這刻才發現,
自己連思思的電話號碼也記不起來。

相反,在智能電話尚未普及的年代,Zoe那個曾經令他心跳莫名的來電顯示,
那個他後來天天都撥打的八位數字,
那個他傳過數千數萬條短訊的號碼,
在十多年後的今天,已經深深烙在他的腦海裡面。

原來愛一個人,身體會跨越時間,在無人觸碰的空間,永遠為她保留位置。

陳文進甩甩頭,他告訴自己,現在不是想這些東西的時候。

握著話筒的手心經已汗濕一片,他伸手進褲袋拿紙巾擦汗時,
找到了酒店的卡片,他靈機一觸──如果思思租下了房間等待他,
也許只要打到酒店詢問一下,就能聯絡上她。

經過一輪溝通,酒店替陳文進把電話接駁到思思房間。
鈴聲響了一遍又一遍,陳文進早已急得滿頭大汗了。

思思:喂?
陳文進:是我,你現在身上有多少錢?
思思:你怎麼可以這樣一走了之?
陳文進:你先答我。
思思:一萬幾千吧,怎麼了?
陳文進:那你海外提款也好,把我給你的卡透支也好,
總之先把所有錢都提出來。
思思:到底發生甚麼事?你現在在哪裡?
陳文進:我……我賭輸了錢,數目有點大,所以……
思思:你明明告訴我,當初常常去賭場是因為想見我,你明明答應過我,不會再踏入賭場半步……
陳文進:現在不要說這些,你先照我的話去做。

電話那頭沉默了,思思良久沒有回話。

陳文進:喂?你聽到嗎?
思思:你跟我爸是一樣的。
陳文進:你說甚麼?
思思:你們男人全都是一樣的。
思思:我只想有一個家,一個安穩的家,你明白嗎?
陳文進:我明白,我當然明白,但你先拿錢來好不好?
思思:如果你連自己也顧不來,我也不奢望你能照顧我。
思思:你給我的所有東西,我會全部還給你。

陳文進呆愣地掛上電話,他如今,只能指望一個人了。

當Zoe緊緊抱著一大疊現金,滿頭大汗地趕來酒吧時,
她發現了比接到陳文進的求救電話更驚訝的事。

按此觀看其他集數

蔡卓妍・卓韻芝閨密內鬨
凌文龍・胡麗英・張銘耀推波助攻
tbc…原創舞台劇場《情敵勸退師》
6 月 3 日 (一) 早上十時起 快達票售票網公開發售 
www.hkticketing.com

tbc…原著故事
https://www.facebook.com/tbcstory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