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and 陳煩作品

歐陽穎望著眼前這個抽抽噎噎的女人,雖沒有濃妝豔抹,
可是素雅的面容在哭得浮腫後仍見清秀,
擤得通紅的鼻子甚至有幾分惹人憐愛。

「原來他喜歡這一種啊……」歐陽穎心想。

Advertisement

歐陽穎的注意力從女人的臉往下移,瞬即停留在她戴著鑽戒的無名指上。

木村是沒有戴婚戒的人,這樣看來,
要麼他就是刻意脫了戒指,要麼便是搞上了別人的妻子。

木村匆匆打開公司大門,劈頭便說:

木村:你怎麼來了?
女人:我……我撐不下去了!

女人說罷便一頭栽進木村懷裡,木村一手輕拍著她的背,
另一隻手從褲袋裡抽出帶有洗衣粉香氣的手帕遞給她。

歐陽穎看著他倆步進辦公室後,如釋重負地呼了一口氣,
然後一屁股坐上辦公椅,打開電腦埋頭打字。

她敲了又刪,刪了又打,半天也寫不了一頁紙。

木村倏地打開房門,側身讓女人先行步出,
把她送出大門後,木村若無其事地對歐陽穎說:

木村:累死了人,一起去吃飯嗎?
歐陽穎:我不吃。
木村:先旨聲明,我們公司可沒有勤工獎的。
木村:等等,我知道你在想甚麼了。
木村:你該不會以為我是那種玩女人的男人吧?
歐陽穎:我怎樣想不重要吧。
木村:唉,你看看。

木村俯身拿過歐陽穎手上的滑鼠,
歐陽穎身子大動作地往後仰,一副擔心木村對她出手的模樣。

木村:你以為我是色魔還是變態殺人狂呀?

木村打開公司的內聯網,
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輸入了登入帳號及密碼,
在眾多存檔中抽出了那女人的檔案。

木村:你看,她只是公司客戶。
歐陽穎:那她為甚麼哭著來找你?
木村:你以為幹我們這一行,真的所有事情都能按劇本來走?
木村:Client是人,不是小說上的角色,
就算委托close file了,他們還是像亞視一樣,永遠都存在的。
木村:不知道有多少個晚上,我明明睏得要死,
但Client一通電話打來訴苦,我便得豎起枕頭安慰他們一整夜。
木村:也試過凌晨時分,有個Client說她正在32樓天台上,
我一邊費盡唇舌拖延她,一邊亡命飛車趕去現場。

歐陽穎聽木村滔滔不絕地向她解釋,
覺得好氣又好笑,於是挖苦道:

歐陽穎:我就是懷疑,沒理由你那麼有魅力呀。
木村:別小看我,試過有Client大半夜提著湯壺來按我家的門鐘呀。
歐陽穎:那你喝了沒有?
木村:就算渴死也不喝。
歐陽穎:行了行了,給你頒個貞節牌坊。
木村:記得你面試時,我說過我們不會接死亡的愛情嗎?
木村:其實我們跟Client,
就像是醫生與病人的關係──
病人很容易就會對醫護人員產生依賴,錯覺自己喜歡上我們。
歐陽穎:但你如何分辨是真的喜歡,還是假的錯覺?
木村:分辨不到,所以一律當錯覺處理。
歐陽穎:那麼你到底在房間幹了甚麼,
讓那個女人不再哭哭啼啼?
木村:甚麼都沒有做呀。
歐陽穎:不說就算了。
木村:那可以去吃飯了沒有?
歐陽穎:都說我不吃了。
木村:你還有甚麼不滿意?
歐陽穎:我忘了帶錢包。
木村:我請你總可以吧。

樂少放棄他的座駕,改為乘的士到Chloe公司門前接她。

Chloe:你跟我約會,是怎樣跟你女朋友說的?
樂少:甚麼都不說就是最好的說法。
Chloe:原來你這麼害怕女朋友呷醋呀?
樂少:那你是怎麼跟你男朋友說的?

Chloe狡黠地笑說:
Chloe:你指哪一個?

樂少失笑,車廂裡的氣氛頓時有了微妙的變化。

樂少:時間還早,不如先去Happy Hour?
按此觀看其他集數

tbc…原創舞台劇場《情敵勸退師》
蔡卓妍・卓韻芝閨密內鬨
立即買飛:
https://pr7d8.app.goo.gl/vz7S

tbc…原著故事
https://www.facebook.com/tbcstory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