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有一天我不再主動找你,甚至你叫我的時候我也沒有回頭,不是因為你不重要了,而是你太多次傷人的態度,彷彿凸顯這段關係沒那麼必要,令我已經搞不清自己還重不重要;是否一直高估了自己在你內心的位置。

他的出現,打破了你的原則、改變了習慣,總是令你很想放下一切顧慮,硬著臉皮接近他。
Photo:《七月與安生

事實上,我真的並非那種很主動找人聊天,所以要是我願意主動找的,都是我在乎、於我心中擁有不可或缺地位的人,而你的出現,連我也沒想過會被你打破了原則、改變了習慣,變成我的例外,總是令我很想放下一切顧慮,硬著臉皮接近你。

Advertisement

雖然每天都在期待跟你聊天,甚至等你有空的時候主動來找我,但我發現由始至終我只有一萬個想接近你的理由,但從來找不到一個能接近你的身分。

可是他的忽冷忽熱,令你一次又一次的傷心失望。Photo:《七月與安生

因為你往往選擇對我忽冷忽熱,就算我發短訊給你,你也不一定會回,可能只是看看便關掉或選擇性回覆其他「更重要的人」,唯獨你發給我的訊息,我才會馬上回覆,跟你滔滔不絕的說下去。

我曾經很天真地以為,即使你忽略我的感受、肆意揮霍我的熱情,我也能夠堅持下去,深信堅持始終會從你身上看到希望;深信捱過之後我們的感情就會變得穩固;深信不少情侶都是這樣熬過來的,但後來經歷了那麼多事,我才知道一切都只是我以為。

雖然前路不明朗,但我當時心想如果拿尊嚴迎合你;拿時間苦等你;拿你擅長的若即若離會吊你胃口,你還是會感動和患得患失,可是其實都沒有,只有我一次又一次自討苦吃地再主動。

輕舟已過萬重山,來到現在,或者我的失望已經徹底越過了臨界點,所以那份無力感已經令我再提不起勁再勇敢愛下去。

其實我也想跟你繼續走近,但很抱歉,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會心痛、會流淚、會怕受傷、會心累心死,沒有一顆鋼鐵心能承受所有的一切,無法再接受本來有人陪著,但突然又變回一個人,因此,我唯有選擇跟你慢慢變遠、變淡、變陌生。

假如你沒有感覺,也不必再給我任何錯覺了;如果你不是真心,也不必再干擾我的內心了。

以前我太傻太瘋狂打擾你了,但請放心,以後不會了。

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01》,原文刊於「談情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