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呈獻的紀錄片《Framing Britney Spears》於日前正式上線,該片完整記述了曾經是一代天后、國際女神兼甜心的 Britney Spears 從神壇被扯下的歷程。看畢紀錄片後,除了為 Britney Spears 的遭遇感到唏噓和同情外,更反思美國「厭女文化」(Misogyny)(又稱女性貶抑)的嚴重性,而且又是如何把一個正值花樣年華的女性的璀璨一生徹底摧毁。

#從頭號甜心到被標籤成「壞女孩」

小時候就出道的 Britney Spears 在 16 歲時憑藉《Baby One More Time》一曲紅遍全球,更因舞台上甜美可人又不失性感的形象而廣獲大眾歡迎,甚至被封「頭號甜心」、女神等稱號,成為被捧上神枱的偶像。

Advertisement
Photo: 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在美國社會紮根的「厭女文化」卻令她本應輝煌的人生前程不復再。因為在短時間極速走紅,卻讓 Britney Spears 被媒體盯上,為了能提升銷售額或收視率,刻意惡意地針她。在 MV 中只是穿得較清涼,就被批評是「壞女孩」、「蕩婦」;甚至為了持續地消費她,更找來了未曾治療過她的心理學家進行訪問,然後美其名謂「解讀」她的內心。無論 Britney 做甚麼都會被無限放大檢視,並且加以批評,然而「厭女文化」卻將這種排斥、貶低女性的行為合理化,無人在乎事實的根本、對錯。

有數據指出, 2007 年的美國八卦雜誌有 20% 都是有關她的報導,而且有媒體更誇張得成立「Britney Spears 專屬小組」,就是為了快速報導有關她的新聞。而大眾容易受媒體的煽風點火影響,因而對 Britney Spears 的厭惡情緒愈發膨脹。

Photo: Wire Image

#前男友刻意掉抹黑

除了媒體的輿論壓力, Britney Spears 更要面對前男友 Justin Timberlake 的抹黑。 Britney 曾在 18 歲時與 Justin Timberlake 有過一段戀情,在 3 年後分手。然而男方卻沒有打算好聚好散的念頭,不僅透過《Cry me a river》來暗示 Britney 劈腿,更公開吹噓 Britney 曾與他發生性行為,這無疑對早已被媒體攻擊得千瘡百孔的 Britney 而言,是再度狠狠的傷害。最大的問題是,除了 Britney 的粉絲外,幾乎無一人為她抱屈,甚至站在 Justin Timberlake 的一方,繼續對她的謾罵。

#飽受折磨致使行為失常,並受父親控制剝削

受到各界的攻擊,使 Britney Spears 終於抵受不住身心的折磨,出現失常的行為,相信她當眾剃光頭、失控地以雨傘砸車的畫面大家都記憶猶新,而她也因此而被強行送進精神病院。就這樣,曾經美麗而閃閃發光 Britney 被迫到末路,一代天后就此沒落。

禍不單行, Britney Spears 的父親不僅沒有幫助女兒度過難關,甚至落井下石,以她患心理病及濫藥為由,向法庭申請女兒的全面監護權,實情是當她為搖錢樹。這使 39 歲的 Britney Spears 失去了獨立自主的權利,出門逛街、花錢購物、工作、探視孩子⋯⋯通通都無法自行作出決定。

#「#FreeBritney」再成熱話,各方都爭相道歉

《Framing Britney Spears》上映後, #FreeBritney 、 #SorryBritney 等關鍵字再次成為社交平台的熱門搜尋,民眾都強烈抗議 Britney 的父親不得再以監管為由操控她的生活。而眾矢之的 Justin Timberlake 也隨即發文向 Britney 道歉,表示自己濫用了男性特權,是「厭女者」的共犯,令厭女文化的問題更加深。

Photo: Insider

就連當初有份成為加害者的媒體也在如今站出來致歉,《Glamour》總編 Samantha Barry 就表示:「希望我們不會再把名人——尤其是女性——高高捧上神壇,再重重把她們扯下來。」所有人似乎都在一息間覺醒了自己的錯誤,甚至感到悔疚。

#糾正「厭女文化」才是根本

所以,道歉真的有用嗎?能將 Britney Spears 悲惨的過往砍掉重練嗎?答案顯然是不能。當初那些出言不遜,說出「你到底有沒有隆過胸?」、「你一面是甜美純潔;另一面是穿著內衣褲的蕩婦」這些極盡侮辱的話之人,在發言前又有否想過這麼說其實會毁掉人一生?而歸根究底,其實問題的根本就是可恨的「厭女文化」,對女性無緣無故地仇恨、憎惡、歧視,繼而再物化及貶斥女性,甚至覺得毫無問題,這樣的錯誤觀念必須要被糾正過來才能避免出現更多像 Britney Spears 一樣的受害者。

遲來的道歉聊勝於無,但希望致歉的人別「光說不練」,重蹈覆轍,也但願 Britney Spears 早日擺脫操控,尋回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