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82 年生的金智英》十月剛在韓國和台灣上映,票房立刻突破 97 億韓幣,出演此片的藝人們也在這部帶有「女權主義」色彩的電影下,遭受許多抨擊和輿論。到底原著小說《 82 年生的金智英》掀起了什麼樣的議題,顛覆了架構在男性威權社會下的性別問題?

「媽蟲」是用來形容無法在大眾場合下管好自己幼童的媽媽,同時又認為這些媽媽,只是依附在丈夫的辛苦錢底下享受生活的人,這樣言詞偏頗的標籤,導致越來越多暴力視線對焦在女性,尤其母親身上。

「我也好想用先生賺來的錢買咖啡、整天到處去閒晃……媽蟲還真好命……」-原著小說《82年的金智英》Photo:車庫娛樂

1982 年生的金智英(鄭有美 飾)就像現實生活的女性一樣,既要忙於工作,又要忙於家庭,甚至還會犧牲掉自己的未來和夢想,只為了把夫家和兒女照顧好。她是生活在我們周遭的女性角色,卻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一群人。

這樣一個金智英的角色,道盡了不僅是韓國,而是所有亞洲女人在社會上普遍遇到的不公平待遇,但往往連女性本身也習以為常:「女人就是這樣啊!都是這樣過來的…」。但「習以為常」不代表「正常」,這件事情的不平等一直存在,卻沒有人鼓起勇氣揭穿它。


「你知道最氣的是什麼嗎?醫生說:『飯是電鍋做的,衣服是洗衣機洗的,手為什麼會疼?』」-電影《82年的金智英》

「……我現在很可能會因為生了孩子而失去青春、健康、職場、同事、朋友等社會人脈,還有我的人生規劃、未來夢想等種種,所以才會一直只看見自己失去的東西,但是你呢?你會失去什麼?」-原著小說《82年的金智英》

金智英在事業上的大好前程,只因踏入了婚姻和生了孩子,有了 180 度的大轉變;然而就跟大部分的男性一樣,他的丈夫不認為生一個孩子會帶來什麼影響,因為承擔家務、被指責和犧牲的名份,永遠不會落在他們頭上。

電影中的丈夫鄭代賢(孔劉 飾),是一個脾氣溫和、懂得體恤的好丈夫,因為看到了心愛的妻子開始出現了怪異的行為,才察覺事情不妙,尋求精神醫師的協助。如果不出現明顯的異端,他們不會感受到性別角色上的差異對待。在重男輕女的社會當中,女性默默承受莫名的道德標籤,而男性則因為從沒有感受過不公平的對待,而成為性別問題中最無知的角色。


「穿衣服要得體一些,還有不能逢人就笑……妳要隨時注意,不要掉以輕心,要避開那種人……避不了就是妳的錯!」-電影《82年的金智英》

這部小說運用了一種超現實的手法,將鬼怪、精神疾病和女性遭受到的莫名指控連結在一起,女性會被挑起這些敏感神經,源自於長期被忽視的恐懼,職場上的性騷擾、校園的道德倫理灌輸、忍受婆媳問題、伴侶的無法理解,都讓女性處於一種弱勢的處境。

編輯藉此更希望我們看到的是,這些發生在金智英身上的症狀,就好像是看待此種「不受控」女性的社會眼光,把「反抗不公」當作是一種疾病或超自然的鬼怪附身。與其把它冠上是一種莫須有、太過敏感的精神疾病,倒不如說是社會對女性的壓迫造就了真實的鬼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