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段完。
如果離開已經是句號,怎麼要為你去開下一段?

 

「那癡心 活埋行李箱裡 不用翻了 甚麼都不會有」


踏出這個門口,曾經想過可以灑脫不眷戀。

偏偏當把鑰匙放到桌上,將要成為事實前的一刻,是一股暖流湧上。

也許錯不在你,你喜歡的是遊戲,錯的是直覺教我喜歡上錯的你。

「看著四周 親手挑的擺設 床頭上面有我 便利貼佈滿我的字」


但願我走了以後,這個曾經共用的空間該好好裝修。

移走一切關於倆的,認清這個事實。

當天決定同居換取相處,今天是你說寧可獨處。

仍然要帶著很多不解離開,

這年代,誰要刻意把自拍照沖印出來?

誰抽煙要用那舊式揭蓋打火機?

也許你嘗試過解釋,只是正如那些承諾,

不是沒有聽進耳,只是不能放入心。

「我一早 被誰恨得通透 不再被困 各自逃向出口」


只怪清醒的副作用是心痛,我就帶著眼淚離去吧。

不會奢望你內疚,但求再見的機會不再有。

對了。

既然始終都把你帶到下一段,就當是換到好好的教訓罷了。

容許我靜靜的走,不揮手。


Music Love Letter Inspi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