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的餘光映在每戶人家的窗葉上,從算命先生的屋裡走出來,母親在跨過那老舊的門檻之前,又再拿著她的時辰八字、語重心長地回頭對先生說:「這孩子乖巧得很,我日昐夜昐她趕快步入社會,找份薪水高的工作,我這下半輩子全依仗她去支撐這個家了——」

像是祈願般的、又是同一句話。走在前方的她心裡一凜,輕輕地不自覺攥拳,空氣中漂浮的塵埃像一下子聚攏壓在肩膀之上,心坎裡輕輕泛濫起酸和疼。每個人生命裡都有必須承擔的壓力,而這些事情,卻連被人在言語中提起,都有重量、都沉甸、都讓人不勝負荷。

Advertisement

#被馴化的你與她

這個俗世裡的所有子女都雷同,當一個家庭給予了你護蔭,你就有責任成為他們最虔誠的信仰。也許他們從不真槍實彈地逼迫你,卻會把你當成海裡唯一指望的燈塔,並在日復日的年月裡,在你耳邊縈繞著不曾間斷的低沉細語,讓你必須謹記他們多年來含辛茹苦的付出、對你無微不至的貢獻,在言語間將你的角色勾勒得更加清晰,並如約定俗成般急切期望你的回應,叮嚀你記得安分守己,背負著他們的期望與人生筆直前行。

#無法辨別的愛與礙

她深呼吸,帶著無比的韌性咬牙告訴自己,可以,她擔得起。

她總是在許多時候讓步,像你一樣,總是在東方的家庭觀念當中漸漸被同化,主動將孝順兩個字滲入骨髓中,讓自己能在下次聽到那些貶抑、限制約束、或是像緊箍咒那樣掌控的聲音時、能顯得更處之泰然一點,被壓下的情緒彈簧能再緩和一點,別要太快迎接反彈力來臨的一天。因你深深明白到他們其實愛你,只是沒有意識到這些情緒上的壓力正在阻礙你,而讓你不自覺地欲要逃離這個充滿責任的居所。

#你只是不願被牽著走

在離開之際,先生站在背後幾步之遙,飽經風霜的皺紋卻在一瞬間聚攏起來,用微弱的聲線輕嘆:「一個好的家庭不該去桎梏子女的。她其實骨子裡並不乖巧,只是事事都願意順著你。」

「有時候你覺得自己活得像彈簧。」其實你怎麼會忘記這個家庭對你長年累月悉心的栽培,在生命裡的幾乎全部時間,你都感謝父母的那些為了成就你的犧牲,只是你並不喜愛這種「非得要、不得不」的強迫感覺,你亦不願順從在他們似有還無的控制欲當中。你需要他們的信任和尊重,體諒對方同樣在生命中初次為人兒女和父母的處境,彼此更主動表達自己、尊重對方,才能不讓這種情緒勒索成為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