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犯 性暴力 受害者

性侵犯、性暴力,其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遙遠,性侵受害者為什麼寧願沉默?近日香港社會出現了不少因為性侵害受害者沒有主動公開舉報,而不受警方正視及正式展開調查的個案。記者會上的一句:「警方鼓勵更多受害者願意站出來,讓警方可以有更多證據調查個案。」

其實大家知道要讓性侵受害人公開面對這件事,對她們造成的二次傷害到底有多大嗎?

性侵害有多種定義

性侵害只代表性騷擾、性侵犯或強暴嗎?其實「性侵害」這三個字背後,還表示一種借由暴力和侮辱,來宣洩性及權力慾望的行為。性侵害表面上是強暴等性行為,事實上是侵害者以性行為來滿足性需求以外的權力及慾望。以暴力、威脅、藥物等方式,讓受害者不敢反抗從而加以侵害,完事後亦不敢向其他人或法庭舉報。

受到性侵害之後,受害者會患上哪些後遺症?性侵害沒有大家想像中的容易釋懷,除了短期的失眠、坐立不安、不想再回想事發經過外,還有更多更嚴重的長期心理壓力,例如以後不敢發生性行為、持續擔心及害怕,更多的是將男性或街外人都看成魔鬼,覺得外面每個人當知道她曾受性侵,就會加以嘲諷,之後受害者就要持續的承受龐大壓力。而重點是,心靈上的不健康並不是旁人可以一眼看出的。

“希望你可以談一談遭受性暴力的心情。”

來自日本的山本潤女士,在 2018 年出了《十三歲後,我不再是我:從逃避到挺身,性侵受害者的創傷修復之路》,書中講述她由 13 歲開始就被父親性侵害,直至 7 年後離開父親,才終止了被性侵的命運。之後是如何由性侵害的創傷下慢慢康復,甚至可以勇敢的站出來,為日本曾受性侵的女性發聲,使外界向性侵受害者加以更多關注及鼓勵。

山本潤女士的作品《十三歲後,我不再是我:從逃避到挺身,性侵受害者的創傷修復之路》,講述她受性侵後的康復經歷。

作者稱由 13 歲開始,她足足用了 29 年的時間才接受到出書,向外界公開自己的性侵害經歷。因為她每次回想起來,都會覺得再次受傷,抑鬱和不安感都會馬上湧現。「我覺得自己受傷了,很髒,很羞恥,我不值得活在這個世界上。」甚至有一段時間對整個世界充滿敵意,更視世上所有男性為惡魔,每天的生活都讓她十分緊繃及緊張。

山本潤女士書中亦有提及外界對性侵受害者的不了解,因為不理解受害者所曾遭遇的傷害,在應對和談話時就會無意的刺激到受害者。例如受邀演講時,主辦方會說:「希望你可以談一談遭受性暴力的心情。」性侵犯的傷害並不像小小皮外傷,不是普通結焦、脫皮就可以康復,連面對自我也是一件難事的時候,更何況要與外界自白受侵害的經過?

“我的爸爸也不曾知道……”

《華盛頓郵報》曾經在 2018 年刊登專欄文章《Dear dads: Your daughters told me about their assaults. This is why they never told you》(親愛的爸爸:你的女兒告訴我她們受到性侵害。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從不向你訴說。)文章一出就受到網友熱烈討論,而比起鼓勵受害者的留言,更多的是身同感受的留言:「我也曾經……」,「我的爸爸也不曾知道……」。讓人開始思考性侵受害者的考量。

作者海瑟(Monica Hesse)指出,不少兒女遇了性騷擾、性侵犯或強暴等事件之後,都不敢向爸爸甚至家人傾訴,而他們保持沉默的原因只是因為:不希望愛他們的家人受到傷害。面對性侵害時,沉默反而變成他們保護父親的方法。「我們花了很多努力去保護我們愛的男性,例如向他們隱瞞我們遭遇過的壞事。」

美國心理學者 Christine Blasey Ford 在 2018 年,因為一單約 30 年前的性侵犯案件,而掀起一場「#MeToo」運動。Photo: REUTERS

“美國男人正遭受性侵誣告的攻擊”

性侵害受害者,是連美國總統特朗普也會嘲諷的一群。2018 年,美國心理學者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指控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 Brett Kavanaugh,於 1980 年代的一場企圖性侵犯案件,並掀起一場「#MeToo」運動。福特表示自己百分百肯定侵犯者就是 Kavanaugh;Kavanaugh則馬上否認,並稱指控是「經計算和計劃的政治行動」,福特企圖永久摧毀他個人、他的生活及他的家庭。

經過連場辯論之後,特朗普在選舉的造勢大會上也支持「為什麼不早點站出來,公開自己受侵害的經過?」的看法。特朗普當時不時強調「美國男人正遭受性侵誣告的攻擊」,亦有公開嘲諷福特「只記得自己喝了一杯酒」,其他細節卻不清楚,並質疑福特的動機,使現場馬上充滿著侮辱性侵受害者的氣氛。

Donald Trump 在 2018 年的美國總統選舉造勢大會上,公然嘲諷 Christine Blasey Ford。 Photo: Getty Images

「誰叫受害者如此脆弱?」讓性侵受害者不能正面的面對傷害,並不是因為不愉快的性行為或強暴,而是社會上對性侵犯的避諱及歧視。每位性侵受害者都需要只屬於自己的康復之路,即使是任何原因,也不是讓他們公開掀起傷疤的原因,只因為這是最基本的尊重。

因為性侵受害者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遙不可及,所以,如果你身邊有人不幸遇到這種情況的話,首先不要提出懷疑以及怪責的語氣,讓受害人在感到安全的氛圍下將經過說出來,並在有信任的人倍伴下,循法律行動將施害者繩之於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