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逐奧斯卡國際影片《Papicha》重現90年代 北非女性爭取自由的生命悲歌

由新銳女導演 Mounia Meddour 自行編導的首部長作《Papicha 女孩要革命》,代表阿爾及利亞角逐 2020 年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獎,上映後,世界各地掀起一股對阿爾及利亞女權運動的關注。身為女性,你不能不了解這部來自北非女性革命的悲歌。

90 年代陷入內戰「黑暗十年」的阿爾及利亞,保守派伊斯蘭救世陣線贏得選舉的成功,社會風氣越趨激進保守,許多保守派在街上肆意逮補,將鼓吹自由、西化的人士任意槍斃,整個國家陷入恐慌。女大學生 Lyna Khoudri 和她的四個好姐妹,就在這個作風自由的大學,和鼓吹保守的社會間來回拉扯。

Advertisement

「這裡是講阿拉伯文的,操外國腔的都給我滾出去!」

故事的一開頭始於伊斯蘭教的夜間喚拜,Lyna 和好友偷偷穿越警衛室、鐵柵欄,搭上家人的車前往市區的夜店,當時全國處於宵禁戒備的狀態,警方時常臨檢盤查來往的車輛,而就在那場派對上,兩人以為遇到了彼此情投意合的對象,殊不知這場性別的拉鋸戰才正要展開。

「我覺得這裡很好,我的家人、朋友都在這,我不想搬離阿爾及利亞。」

十八歲的 Lyna 是服裝設計的學生,她極具天賦也有過人的膽試,Lyna 的設計很受女性客人和商家的愛戴,但風雲變色的社會讓她的設計不再派得上用場,商家清一色望過去只有一件件黑灰色的罩衫。她親睹大學教授上課到一半被套頭抓走;親姊姊在自家門口被穿著罩衫的女人用槍一舉斃命;女宿警衛威脅利誘對她施以性侵、男友的不諒解和灌輸思想等。但這些恐嚇並沒有澆熄她對服裝設計的熱情和對國家的信心,反而讓她更加堅持要在女生宿舍裡舉辦一場破天荒的服裝秀。

「當時的女生會穿成這樣子在美軍面前搖曳生姿,然後在罩衫下藏一把槍。」

電影中用四種不同的女孩,體現出當時女性的不同處境,對於未婚懷孕、槍枝氾濫、在女學生飯菜中下鎮定劑、宵禁、逃離出境等問題多有著墨,也讓大眾看到當時的阿爾及利亞社會,對於女性的處境有多麽嚴峻。不過遭受挑戰的 Lyna 並沒有放棄,也從未對這樣的國家感到不滿。

「我今天就打算去外交部門口搭帳篷,直到他們把簽證發給我。」 Photo:cdn

電影畫面多次表現 Lyna 與這塊土地深厚的連結,阿爾及利亞是她所有靈感的泉源,她從女性罩衫中啟發用皺摺設計服飾、從土裡拔出的甜菜根當作衣服的天然染料,她遊走在尚未看見晨曦、沒有喚拜聲的清晨,女性的身份在這個國家就像隱形人,卻也成為推動國家進步、社會和諧的一股強大力量。

「生命不是靠與他人爭鬥而來」

這場劇情的最終,女主角沒有以任何武裝或暴力起義,反而是以一種溫和堅毅的精神抗爭,在她熱愛的事物上堅持不懈,試圖讓所有女性都能有自由表達和選擇的權利。Lyna 的堅毅讓她的朋友和校方感動,這場劍拔弩張的服裝秀也如期舉行,但保守派最終還是獲得消息,潛入開搶掃射在場的女大學生們,躲過一劫的 Lyna 和其他人搬離了女宿舍,這裡將不再是她們自由的堡壘,而她們的抗爭將在整片阿爾及利亞的土地上開花。

雖然這部電影驚艷影壇,但在阿爾及利亞境內卻遭到禁播,政府不承認黑暗十年內所做的一切,也不承認這部片所述屬實。但無論事實如何,導演 Mounia Meddour 只想讓這段歷史不被眾人遺忘,並且警醒著世人對於「社會進步」,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而在你所處的國家之外,還有那麼一個地方的人們在奮鬥著,千萬不要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