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寥無人煙的海邊,入冬後的天空總是蒙上灰暗的積雲陰霾,偶爾吹來一陣東北季風,冰涼得海浪白沬都湧擠著,似是欲想逃離。你抱膝蜷縮在近海的沙上,身邊的好友擔憂地看著你,你卻只能空洞地看著遠方,想著那個讓你沉溺得無法自拔的前度。你知道人生離合無常,沒有什麼是留得住的,可是在曾經的一刻,你也不由自主地想過回頭。

#為愛情折腰的你,過得好嗎?

「我總是為愛情折腰,為對方燃燒,付出所有的好,即便旁人竊竊私語說我自找,我卻只能苦笑,總有人戒不掉這病入膏肓的癖好,你明不明瞭。」失戀的人在空洞的時期,必然曾經聽過《 你給我聽好》這首歌——你總會抱著一個心態是,只要他的好佔了50.1%,只要他的好仍然比起壞多出了一點點,你就能無條件回頭,你就鬼迷心竅地放不了手;那段心情像是未完全修復的結痂過程中,在療癒與分裂之間掙扎、拉扯,然而他已經走到天邊遠,只有你像沿岸的駭浪一樣,天天年年都在經歷倒退和回來。

Advertisement

關於前度,我們總有過無法釋懷的階段。比利時心理治療師 Esther Perel 提及過一種戀愛分開的狀態為「幽靈式分手」,在付出了全部心力、以為感情完好無缺的你,被對方的忽然冷淡、疏離的行為對待,從而使兩人毫無預兆地分開。在這樣的情況下,你不太清楚兩人分開的原因,因此你接受不了失去另一半的痛苦,更不能對過去相處的種種釋懷,以致一直陷入抱著仍有機會復合的幻象裡,無法走出來。

在這個時刻,你好好問這個狼狽不堪的自己,這樣的感情值得繼續嗎?

#人的一生,並不是每段感情都必須怎樣

小說《東風惡》裡曾經寫過一段:「可是歲月易傷,豈能無恙?那一年的他和她早已流散,當然會有遺憾,當然會有人懷念錯過的歧路風光。 可人的一生,並不是每段感情都必須怎樣。」這句說話的後半段尤其重要,愛一個人很艱難,然而最難的是當你意識到這段感情不能繼續的時候,你能不能夠坦然放手。分手後的日子固然到處都留存著對方的蹤跡印記,許多人會因為捨不得,而固執地想要抓緊前度的手不放,把感情重頭完美地播映一次。然而人的一生,並不是什麼都需要有個結果,已經只剩半邊靈魂的愛情,你再用力堆砌,也只會顯得自己愈見卑微。

「世上唯一不變/ 是人都善變/ 路過人間/ 愛都有期限/ 天可憐見/ 心碎在所難免」
——郁可唯<路過人間>

在每一段感情消逝後,你都會更加深切明白到變幻原是永恆,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每一段關係裡洋洋灑灑地走出來。既然對方在你生命中離去,就代表他不會是你那位真正對的人,更無需要回頭將他緊攥不放;你要把晦暗留在過去,將更好的自己托負給現在、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