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禁忌」?禁忌不是說規例上不允許我們進行某一種行為、分享我們的意見。禁忌是指明明有些話題,我們可以隨時提出,但卻因為文化枷鎖而避免談論、視而不見,猶如英文俚語「Elephant in the room」,房間出現了一匹大象,房內的人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人提起眼前的大象。禁忌,就是那匹象。

我們的性幻想往往是四肢健全的軀體,至於殘障人士的性需要,卻往往沒有人理會關心。

性愛向來是很多人有所顧忌的話題,明明每個人都需要性愛,都會遇到性愛的疑難,但有多少人願意放在餐桌上跟朋友討論、交流意見、虛心授教?你說性愛話題就是那隻象嗎?不,今天討論的,是殘障人士的性行為,我們的性幻想往往是四肢健全的軀體,至於殘障人士的性需要,我們是知道的,可以卻往往沒有人理會關心。今天下午殘障性權倡導者  Carmen 游家敏帶 WIW 讀者遊歷這遍禁忌森林,親身探望這匹大家一直忽視的大象。

禁忌森林應該沒有枷鎖

「我覺得不是殘障人士需要被教育,需要被教育的,是公眾。」Carmen 當了多年社工,本身也是需以輪椅出入的髓肌肉萎縮症 (SMA) 患者。訪問當天她跟編輯分享了不少女性心事。有些人天生就是很好的聆聽者, Carmen 便是其中一位,她笑言經過多年社區工作經驗,已慢慢地成為眾人傾訴秘密的「樹洞」,聽得最多的,是殘障女性的性愛經驗。

Carmen 用這些故事創作了《糖粒甜故》,以第一身手法分享將這些朋友和自己的性經驗:「我銳意把一些禁忌放進去,例如和黑人做愛、經期期間的性行為 ,全都是真實故事。」這些可是連一般大眾都避諱的話題,她卻詳盡的寫進書內,讓人驚訝殘障對性的追求比我們想像中更高、甚至更前衛,Carmen 分享:「我們不應該再將殘障女性放在一個特定框架,我希望拆去那個框架。」

殘障女性有權SAY NO

書中提及主角和男友同是殘障人士,卻沒有辦法跟家人公開情人關係,因為家人徑自認為,兩個坐輪椅的人在一起不會得到終身幸福。Carmen 無奈地指出,很多殘障女性連化甚麼妝、穿甚麼衣服也只可以由家人決定,她們在生活上都不能有自主權,何況慾望?「殘障女性很容易被包裝成為弱小、很容易受傷害的一群人。殘疾女性其實是有權說好或不好,say yes and say no。」編輯也回想,社會的確經常以一個人的活動能力來判定其價值,很多時候,大眾會形容殘障人士為弱細社群,又一心用自己認為最恰當的方式幫助人,但他們又否真的喜歡那些方式,甚至是否真的渴望幫助?大眾給自己戴上施予者光環時,他們又是否同時否定了殘障人士的價值?

鼓勵女性寫性愛日記

作為 TEDxTinHauWomen 的講者,Carmen 在不同活動上都鼓勵所有女性以寫作解放情慾,讓日記化身樹洞,聆聽你平日難以向人類啓齒的說話,最開心的是,你的樹洞是不會「judge」你的:「寫日記就是幫你去追溯你這個碗(思維)內究竟有多少是垃圾,透過寫日記和回看,就可以幫助你將垃圾提取出來,是 detox 一樣。」小至你去買一個胸圍,大至你的性幻想、性行為等等,都可以放進去日記裏。「當你遇到問題的時候,日記就可以幫到你,在日記中,你會知道你過往遇到同樣或相似的問題時,過去的你用了什麼方法去解決。」這個翻看日記的過程,你會知道過往有什麼事失敗,有什麼事成功,從而避免下次發生同樣的錯誤。

「作為一位殘障女性,我們已經脫離了一般女人所被困在的框架,可以做很多創新的行動。」

不管你的行動能力如何,Carmen 認為女人都要找到自主權:「我覺得當女人很喜歡自己,做任何事都是從容不迫,這就是她們找到自我價值的時候。」讓編輯想起已故美國歌手 Christina Grimmie 的一句名言,「自信不是覺得其他人會喜歡我,自信是知道就算他們不喜歡我,也沒有關係。(Confidence is not “they will like me”. Confidence is “I’ll be fine if they don’t”)」Carmen 會在下星期的「第 2 屆女人節」中,親身分享更多殘障者的性知識、以及教大家書寫情慾日記,有興趣的朋友可參考這裡

Photographer: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