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移開你的眼睛,也不要忘記——《返校》

第 56 屆金馬獎兩天前舉行,入圍 12 項提名的《返校》拿下了最佳改編劇本、最佳新導演等五個獎項。《返校》的電影歌曲《光明之日》更拿下最佳原創電影歌曲, 填詞人盧律銘得獎時表示想把這首歌送給香港,「希望大家平安自由地生活,活下去才有希望,因為在未來才會有人知道。致自由!」。《返校》早前曾傳出一度在外地被禁播的消息,這部由著名電腦遊戲改篇的電影為何帶來了如此迴響,立即了解以下幾個爭議之處。

劇情簡介

方芮欣趴在桌上醒來時,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在學校,雨夜的校園森冷詭譎,到底「我」為什麼會被困在學校裡?《返校》以一個很常見的校園恐怖情節作為開端,學校裡彷彿有什麼(鬼魂?)在追著女主角方芮欣。在觀眾查找著方芮欣究竟為何被困在學校裡的過程中,會逐漸揭開超乎想像的恐怖真相……

不負玩家厚望的改編作品

恐怖冒險遊戲《返校》於 2017 年推出時,其復古的平面捲軸敘事,驚悚推理解謎路線,加上以台灣白色恐怖年代為背景,在台灣造成極大的轟動。即使你沒有玩過電玩,你也會在觀影的時候感受到濃厚的「捲軸敘事」感,電影分開不同章節,最初你只會了解到故事的很少部分,但隨著劇情推進,真相和人性會一步步浮現眼前。而對於有玩過遊戲的朋友,這神還原就是導演徐漢強力圖忠於原作,不負其資深玩家的專業,苦心孤詣設計出的劇本及場景。

認識白色恐怖籠罩的台灣

《返校》的故事背景,便是自由思想極受打壓的 1960 年代。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內戰最後,在 1949 年敗逃至台灣,自此國民黨開始長達 38 年的戒嚴,以防範匪諜為名,行濫捕、刑求、濫殺之恐怖統治之實。書籍、歌曲,因為宣揚自由思想、革命文化理由被禁止,知識份子僅能偷偷擁有、分享、傳遞這些知識的星火。一旦被查到,便會引來殺身之禍。當時的國民黨政府要讓任何人消失,都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事。《返校》的一班有個人意識的師生們,就是因為在讀書會閱讀、手抄印度詩人泰戈爾的《Stray Birds》,被人揭發、拘捕、行刑。


「不就是看幾本書而已,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人們習以為常的自由,其實是多麼地得來不易。而當我們忘記自由的價值時,很可能會輕易地將之拋棄。請不要忘記(自由),並請平凡而自由地生活吧。」

電影課題:當自由和生命只能二選一

「總得有人活下去,記得這一切有多得來不易。」

相較電影的血腥暴力,更令人心寒的,是當中氛圍壓抑的社會、被軍事化管理的學校、因為渴望知識與自由思想而躲躲藏藏的年輕人……這些都是台灣真正發生過的事情,甚至就發生在 30 年前而已。電影不斷強調「活下來就有希望」的訊息,當學校中,有自由思想的份子都離世了,那不是只有傀儡在生存嗎?那又有誰將大家的革命思想傳下去?《返校》除了讓我們認識到歷史,也不禁讓我們反思著今日的社會問題,到底自由和生命只能二選一的時候,那樣才最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