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待在家的時間變長,編者身邊多了幾盆盆栽的陪伴,看著它們慢慢長大,感受到植物持續成長的生命力,似乎也是一段自我療癒的過程。

英國一名精神科醫師暨心理治療師 Sue Stuart-Smith,或許是受到園藝景觀設計師的丈夫所影響,她開始透過神經科學、心理學、精神分析,探討園藝與心理健康的關係,集結成冊為《The Well Gardened Mind》,結果可能出乎你的意料之外。

Advertisement

#「只有在種花的時候,我才覺得自己很好。」

Sue Stuart-Smith 有位患有憂鬱症的病人 Kay,從小在暴力和被忽視的環境下長大,無法和他人建立和諧關係,甚至打從心底認為自己不值得過上好的生活。而 Kay 有兩個兒子,但由於彼此間時常發生衝突,兩個兒子最後都離家而去,只剩她一個人獨居。

Kay 的家有一座小花園,過去被兒子弄得亂七八糟,所以當兒子都搬走之後,她決定重拾種植花草的習慣。儘管園藝不能根治憂鬱症的問題,但她憑自己的力量,就能讓植物茁壯成長,讓她發現能有一個可以專注的地方,而她終於確切地感受到自我存在的價值,也較能維持穩定的情緒。

#「每次這樣做都讓我覺得很有精神。」

另一位病人是從 18 歲就加入陸軍的退伍軍人 Eddie,他在接近 30 歲時,開始出現在睡夢中大叫和突然驚醒的情形,休假回家也坐立難安,連看見經過的路人都會在想對方是不是有甚麼不軌企圖。於是他試圖用酒精麻痺自己,性格卻變得暴躁起來。

Eddie 退伍後到花園做園藝工作,起初總是疑神疑鬼,必須與他人保持距離,但他只要經過尤加利樹就會停下腳步,摘下尤加利葉並將其捏碎,呼吸過那略帶衝鼻的氣味後,會使他感到精神抖擻,渾身都是力量。自此之後,Eddie 和樹木的互動就像是某種儀式感,無形之中具有安定的作用。

#「花園給人與世隔絕的安全感。」

園藝治療師 Anna Baker Cresswell 於英國 Headley Court 打造了一座花園,創立「高地園藝計劃」,讓受過創傷的病人能在這裡放下戒心,徹底放鬆。參加高地園藝計劃的人,很多都曾遭受截肢或頭部創傷,也有不少人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患者,他們長期承受焦慮、緊張等心理狀態,過著痛苦又無助的生活。

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患者較容易受到嗅覺的刺激,因此 Headley Court 花園種植了許多香草植物,參與高地園藝計劃的病人表示,從大門走進花園的途中,他們的心律逐漸慢了下來,心情開始感到平靜,並進入到放鬆的生理狀態。另外像是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也能減少令人分心和帶有侵入意味的噪音,帶有驚人的抗壓效果。

在了解患者的個人經驗,結合園藝恢復身心健康的故事後,Sue Stuart-Smith 認為與大自然共處的和諧,園藝能給人所帶來的力量,說不定比任何事物都還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