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薪水優渥且能四處旅行,空中服務員一直以來都是女性社會新鮮人的理想職業之一。然而實際上,空服員的排班特性以及可能面臨的職業傷害,都使這份工作不如我們想像的輕鬆。今年初開始各行各業都受到了疫情影響,讓人不免好奇被大量減班的空服員們,現在心中在想什麼?又該如何面對這波困境呢?

如果我也感染了怎麼辦

面對疫情所感到的緊張或焦慮不安,巴基斯坦國際航空的空服員 Maria 則坦白承受著極大的壓力,「如果我不幸感染這種病毒怎麼辦?」為此 Maria 決定試著遠離母親,告訴母親不要擁抱她,也不要進入她的房間。Maria 每天按時量體溫、使用過的物品全都消毒,甚至等到家人用完餐才踏出房間,獨自一人忍受這精神壓力。

Advertisement
Photo: REUTERS/Ricardo Moraes

而美國網路媒體 SELF 訪問一名匿名為 Sharon 的空服員,在疫情重創航空旅遊業的時期,她的心態有什麼變化。「我認為幫助人們回到家鄉是我們的責任。不過現在我非常害怕看到下個月的排班表,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兩週或兩個月後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我依舊會照班表搭飛機上班。」

被問到如果有機會可以轉換跑道的話,是否會想要轉職呢?Sharon 不假思索的說「不會」,她表示這是她最喜歡的工作,也已經是她生活的一大部分了,只好當這是必經的過程。「除非出於個人健康的原因需要停止工作,否則我會繼續努力。」

Photo: HECTOR RETAMAL / Getty Images

沒有人願意靠近我們

一名西雅圖的空服員則向外國媒體透露,「可以明顯感覺到人們不想靠近我們,尤其是我們穿制服的時候,沒有人願意離我們太近。」她也表示,由於親朋好友並不明白為什麼空服員還要繼續上班,每每遭到質疑,她的心理都會受到相當大的折磨。然而沒有足夠的飛行時間,薪水相對變得非常少,所以不只為了健康安全而擔心,經濟也成了空服員們的擔憂。

也有空服員抱怨公司處理當前的情況有多不妥,「因為他們聲稱提供一到三個月的無薪假,但我所認識的組員當中,沒有一個願意接受無薪假。」這名紐約的空服員表示被迫休無薪假使她無法負擔房租,「每一天都像是在靜坐,等待公司宣判我們失業。」

Photo: Mario Tama/Getty Images

我害怕成為防疫破口

至於在台灣方面,儘管許多空服員對未來航空業的發展感到不樂觀,但在這「中場休息」之中,由於生活作息不再日夜顛倒,因此不少空服員認為氣色變得比以往好,彷彿找回了健康的步調。另外也有不少人趁這個時期,安排學習第二外語、投入副業或找打工,為自己充電與增加收入。空服員 Amber 則是放下身段:「我應徵過包水餃的時薪人員還有藥局助理,但店家都不要短期打工。」處處碰壁的她,最終找到了澎湖的民宿管家工作,為民宿做打掃和待客等雜務。

而雖然被大量減班,空服員仍有需要飛國際線的時候,有位空服員便如此表示:「我很害怕成為防疫破口。」當她看到大家在網路上對於返台國人的謾罵,心更是越慌。空服員為工作的專業付出令人敬佩,但他們也深知要更加小心自身的防疫措施,恐怕再害怕和無奈都要努力支撐下去。

Photo: REUTERS/Aly Song

看完了幾位空服員疫情下的心聲,還是期盼這波衝擊能早日結束,讓各行各業都能重返軌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