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loé 前任創意總監 Natacha Ramsay-Levi 於上年在無預警的情況下離任,而品牌亦火速找來了 Gabriela Hearst 接棒。這位上任的新官早在時尚界已佔一席位,其同名個人品牌旗下推出了不少熱銷手袋款式,尤其是當中的 Nina Bag 更被指「比 Hermès Birkin 還難買」,足見這位新任總監的驚人實力。除此之外, Gabriela Hearst 最為人熟知的正是其對於「環保時尚」、「可持續時裝」的執著,而作為推動這方面發展的先鋒人物,她在入主 Chloé 後首個作品 —— 2021 秋冬系列也將這樣的理念貫徹始終。

Gabriela Hearst 把握了目前因巴黎依然宵禁而生的機會,安排模特兒在深夜無人的街頭上演 2021 秋冬大秀。模特兒從位於巴黎左岸的 Brasserie Lipp (力普啤酒館)魚貫而出,以自信的步伐走過 Saint-Germain-des-Près(聖日耳曼德佩區)的石卵路。而 Gabriela Hearst 之所以會選址 Brasserie Lipp ,是因為 Chloé 創辦人 Gaby Aghion 早年也曾在這裡發布系列,藉此向她致敬,盡見別出心裁的巧思。

Advertisement

#視系列為送給廣大女性的禮物

值得一提的一點是, Chloé 自誕生至今,幾乎都是由女性領導者執掌(除了 Karl Lagerfeld 以外),從創辦人 Gaby Aghion 、 Martine Sitbon 、 Stella McCartney 、 Clare Waight Keller 、 Natacha Ramsay-Levi 到現在的 Gabriela Hearst ,奠定了 Chloé 是現代都市女性蜜屬品牌的定位。一提到 Chloé ,你就會聯想到一個個優雅又具柔美氣質的 Chloé girl ,而 Gabriela Hearst 也朝著這方向設計,帶來一個完完全全女性化的系列,再滲透一些個人元素,令全系列典雅之餘,也更少女味,而她也形容本系列猶如希臘神話中代表愛情與美麗的女神「Aphrodite」(阿芙蘿迪蒂)。

#擷取歷史檔案,向 Gaby Aghion 致敬

恰巧今年為創辦人 Gaby Aghion 誕辰 100 週年, Gabriela Hearst 在秀場的選擇外,也從歷史檔案中取材作設計,向這位標竿人物致敬。例如,她將經典的手紡斗篷融合其出生地烏拉圭風情的圖案;並配襯夾棉衣領及拼接圖紋、針織等以往常用元素,將系列化身成一場兩位設計師跨越時空的對話。

除此之外, Gabriela Hearst 更透露自己在 16 歲時首個入手的奢侈品牌手袋正是 Chloé 的 Edith Bag ,而且到現在一直也是她的最後,因而她將其復克,在大秀中重推,並以回收物料重塑面貌,而且更提供了迷你版、手提袋及醫生袋選擇。

「看看一個以 It bag 和季度趨勢變化為基礎的主流奢侈時尚品牌能否有可能在不損害環境的前提下運營,就是我在這裡的原因。」—— Gabriela Hearst

#決心顛覆「時尚=浪費」觀念的系列

向來時尚總會與浪費扯上關係,而 Gabriela Hearst 加入 Chloé 後最銳意要改革的正是品牌在可持續時尚方面的發展,她甚至在上任後交出 92 頁的計劃書,主要就是針對如何在品牌的發展上更能實踐到環保概念。而與她有著相同理念的首席執行官 Riccardo Bellini 也支持其改革意願,認為比起美學,良好的價值觀更能提升品牌形象,從而增加顧客對品牌的忠誠度。

所以比起服裝設計本身,或許更值得我們留意的是其所採用的物料。面料上主要使用了合成纖維及人造纖維,也將針織品中所使用的可再生 cashemere 物料比例提高至 80%;甚至連模特兒拿著的手袋也是從 eBay 買回來的二手貨,並透過利用剩餘布料重新拼湊及編織成新設計,正如 Gabriela 本人所言:「新的並不總是更好」,反而將舊物重新改造,效果可能來得比新的好。而 Gabriela Hearst 也自豪地表示今季所含的可持續發展程度相較 2020 秋冬季系列已高出 4 倍。

#同步履行社會責任

環保議題是一大關注點外, Gabriela Hearst 甚至在系列的今創作過程中同步履行社會責任,包括與一間為無家可歸的人提供援助的非牟利組織 Sheltersuit 合作,結合工藝印記創作出一連串手袋設計;同時亦將剩餘的印花布料捐贈給 Sheltersuit 基金會,用以製作防風雨的外兼睡袋,以捐贈給有需要的人。

另外她更在設計中喚起大眾對一種瀕臨絕種的蝴蝶的關注,她指有這個念頭,是因為有必要讓公眾知道昆蟲對於環境的重要性,牠們傳播花粉,為自然環境帶來莫大裨益,然而卻不是有太多人了解到這一點。

「我希望有更多人會優先選擇手工藝及質量。」—— Gabriela Hearst

一場疫情令大部分的穿衣習慣都有所改變,而 Gabriela Hearst 也認為「享樂主義的奢侈」將會在疫後「完全死亡」,而取而代之的大趨勢將會是可持續時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