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奇」是Jean Paul Gaultier 在設計事業裡的醒目標誌,而在告別之際,仍然不遺餘力打響這個形容。於 2020 春夏巴黎高訂服時裝周,Jean Paul Gaultier 在秀場上震撼性的退休宣言,以及謝幕秀內集結了音樂、舞蹈與時尚等元素,延續並總結 Gaultier 一直以來的劇場式展出風格。本篇盤點高提耶這 50 年來最具代表性的思維與設計,帶領我們一起走過「時尚頑童」的設計生涯,也總結告別那天晚上,他為時尚設計圈立下的那難以超越的人氣高門檻!

“因為我真的很熱愛時尚,更重要的是,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不太跟時尚圈的人混在一起,這會讓你保持一定的理智。”

初心與熱愛 #海軍藍條紋衫

擁有在時尚圈50年精彩生涯的高堤耶,努力始終保持初心、相信熱愛,標誌性的一頭淡金色短髮,總愛穿海軍套頭衣、牛仔褲或蘇格蘭裙,在時尚從業者越來越歡騰的外表下,他將無盡想像留給設計,個人形象質樸卻純粹耀眼,影響力也相當深遠,要說是高堤耶帶起了條紋風潮,絕對不會有人有異議,除了是高提耶的日常衣著,也為電影《終極追殺令》設計白色底、淺藍色的橫條紋 T 恤,至今於所有中價、平價品牌都不斷推出。

Advertisement

“當我製作一場秀時,不是為了特定的族群,我試著與所有人溝通,與他們多元的獨特性交流。”

打破界線 #丹寧布

每一季 Jean Paul Gaultier 的設計都會出現牛仔丹寧布料,而且高提耶追求的是打破丹寧一向給人的休閒感,將丹寧做成洋裝、背心等超乎想像的作品,也將丹寧帶往高端時尚領域。極強的渲染力,讓丹寧也能跨出服裝語言框架,溝通更多的人群。

“商業的束縛以及每個系列發狂般的更新速度,讓我們失去自由,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尋找新的想法與創新。”

前衛風格 #Madonna尖錐胸罩、《第五元素》綁帶套裝

1990 年為瑪丹娜演唱會所穿著的馬甲裝,白金色馬甲上胸部尖錐狀的設計,是高堤耶自 1980 年起就不斷地重新詮釋束腰馬甲運用在服裝上的可行性,從瑪丹娜的演場會後,這個服裝元素成為經典傳奇,一季又一季不斷地推陳出新,電影《第五元素》綁帶套裝也同樣見識了時尚玩童的前衛視角。而在社群媒體崛起的今日,服裝系列的產出從未間斷也讓他喘不過氣,在 Gaultier 退休的 2020 年,也不禁反思,創新的速度是否耽誤創新的腳步? 

“什麼東西我都能設計,除了令人沉悶的正規服裝!別想在我的作品中尋找模式,那是不可能的!”

性別議題 #張國榮「女裝男穿」、Le Male裸男香水

在 80 年代性別意識向當強烈的時尚圈,高堤耶即強調、重新定義男女裝特色,企圖提供一種全新的雌雄同體風貌。 在 1984 春夏首度男裝發表會下了一個具前瞻性的標題:「男人 – 物件」(Homme – Objet),顛覆固定穿著形象的想法,隔年的 Et Dieu créa l’homme 春夏裝系列,推出男性穿的裙子。2000 年,張國榮演唱會的「女裝男穿」更是道盡了高提耶一直以來的設計精神。

而思維也從服裝延續到香水線產品,1995 年推出的第二款香水「裸男」(Le Male),瓶身採用男性上半身曲線造型搭配經典海軍T恤,以上如行動藝術般的影響,讓設計加速走出二元立場,豐富了多元性!

以上的前衛大膽的時尚設計元素,全都將 Jean Paul Gaultier 的時尚頑童特質展現出來。雖然 Jean Paul Gaultier 已經榮休,也許我們可以繼續期待 Gaultier Paris 未來的發展,如何將 Jean Paul Gaultier 的創意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