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改了年號,從「平成」走到「令和」, 對於愛日本的港人,這彷如自己的事一樣。近年,香港的清酒酒吧如雨後春筍般不斷地湧現出來,於租金昂貴的中環蘭桂坊,有一間從「平成」走到「令和」的上樓清酒酒吧-《地酒處吟》(Sake Bar GINN)。它是一間小小的清酒酒吧,店鋪不大,也沒有華麗的裝潢,卻予人一種樸實無華的日本小店感覺,是由一位日本女清酒唎酒師的開辦,她的名字叫百瀬あゆち (Ayuchi momose),不過客人都喜歡叫她為「The Sake Lady」。

《地酒處吟》的意思是:優質(吟)原產地清酒(地酒)之處

第一次見 Ayuchi,一身全黑的西裝套裝,樣子優雅,同時散發出一種女強人的幹練,與唎酒師的專業。談吐間,更令人意外這位來自日本的女生,帶著一份有別於日本人的率直與爽朗。到底是什麼原因令她獨身闖港開酒吧?又是什麼原因令她只鍾情於清酒呢?

從時尚界出身 一次體驗改變一生

Ayuchi 出本於日本的岡山縣,並非大家熟悉的東京,一般日本的青少年都會選擇到東京發展,但當 Ayuchi 完成了她的日本烹飪專門學位後,她決定放眼世界,勇闖紐約,在著名的設計學院 FIT ( 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修讀時裝設計,其後更於紐約找工作。「當時我在Calvin Klein 工作,專門幫品牌尋找不同的布料,品牌喜歡使用日本的布料,所以我當時來回日本,漸漸開始接觸到清酒文化。」

與其輕鬆過活,不如用心做自己喜歡的事

偶爾的機會,她參觀了一家自家經營的清酒廠「渡舟」,當時她看到綠油油的稻米田,再嘗一口新鮮的清酒,令她感觸很深。「當我品嘗這杯酒時,我不知覺地流下淚,這是一份心動的感覺。日本的清酒廠,多數都是家庭式經營,而且是世代相傳,當我見到釀酒師,從米、到水,花盡一生的心血專注在一瓶酒上,這份精神令我無比感動。」在這次體會後,她決定專注於清酒事業上。她考取專業清酒唎酒師證書,甚至清酒講師牌,立志有一天要開一間屬於自己的清酒酒吧。為了這個夢,她辭去安穩的工作,於紐約投身日本餐飲業。從事多年後,她決心開設自己的酒吧。

這支改變了 Ayuchi 的「渡舟」清酒,是她的最愛

30 + 獨身闖港開店 只要門檻比較低

一個連一句廣東話都不會的日本女生,來港的原因很直接,就是美國酒牌太貴,日本門檻太高。「美國的酒牌很貴,而日本酒稅很高。在 2008 年,我知道香港政府推出零酒稅的政策,而且酒牌也相對地便宜,加上香港對外國人在港創業比較友善,Visa 也容易申請,所以我來香港開店。」問到初來乍到有沒有不適應的地方,不會廣東話有沒有什麼不便。

一開始就決定開清酒酒吧,所以選擇可以營業到深夜的中環

她爽朗地回答:「香港人多數都會說英文,不會廣東話也死不了!也許我一直生活在紐約,我發覺香港同紐約很相似,所以沒有很大的文化沖擊,而且大家對很喜歡日本文化,而且很願意嘗試新鮮的事。」

親身經歷 311 時件 令她更堅定

開店 7 年多,Ayuchi 堅持天天在店,事事親力親為,每天從下午5 點開始工作到凌晨 2、3 點。剛開始時,她更親身到訪不同的酒廠入手特色的清酒。「當時香港沒有一間專門招待清酒酒吧,也沒有很多的進口商,所以要自己到日本入貨。」這 7 年多,Ayuchi 本著自己的原則經營這間酒吧,不賣其他酒,只購清酒,也不讓客人自己帶酒。「如果你要到酒吧,就不應該帶酒,飲我推介的酒,這是我的規則。」曾經有客人譏損她不會做生意,這樣做不長,但她不理,堅守自己的原則,7 年來,生意一直增長。

當你用心做事,別人是可以看到你的熱情。

「我十分重視季節性,不同的季節飲不同的清酒,同時我會向大家介紹不同酒的特性等等,而且可能比較少女性的清酒唎酒師,所以大家都喜歡叫我 Sake Lady。」聽著 Ayuchi 娓娓道來有關清酒的事,你會發現她宛如一本行走的清酒字典,也感受到她的熱愛。

五月的清酒推介

一切都看似一帆風順,不過在開店前,Ayuchi 曾經歷了一段低潮,甚至萌生放棄的念頭。在 2011,Ayuchi 回日本參加一個清酒活動,恰巧遇上311 大地震。「當時我身處的地方與震區很近,見到日本進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加上當時大家對日本食物的安全性都有憂慮,連我剛租店的業主,也好言相向,說這個時間開日本清酒酒吧很大風險。」這件事,令 Ayuchi 頓時陷入迷惘期,她停下了多年的計劃,留在日本一邊當義工一邊思考下一步。「當時有行內朋友說,如果連身為唎酒師的我們都不推廣清酒文化,誰會挺身而出呢?」

就在心中一股使命般的促使下,Ayuchi 重新回到原訂跑道,在 2011 年年中開了這間店,同時 Ayuchi 也於學校教授清酒知識,在香港宣揚清酒文化。

比起日本,香港的女生更自由

乍見看,Ayuchi 是典形的日本美女,優雅端莊,帶有一份日本女性獨有的韻味,但她的思想方式沒有日本人的保守,反而如美國女生般獨立、自主。問到她的感情生活,Ayuchi 落落大方地坦言自己離過婚,來港後結識了現時的男朋友,一起已經6年有多,彼此尊重,對方也了解她的工作生活方式。她笑言:「如果我在日本,我也許是很多女生眼中的 Loser,40 多歲沒有子女,也沒有婚姻,甚至離過婚,但在香港大家都不會這樣看我,反而視我為成功的女強人,令我覺得很自在。」

香港女生思想比較獨立、有主見

人們說在酒吧可以看盡人生百態,樂觀的 Ayuchi 看到的,不是人性的醜陋,反而是女性的自由。「我有一半的客人都是女性,有些結了婚、有些是事業女性,每當我見到她們可以擁有自己的 Girl Night,我就倍感高興。在日本,女性結婚後,大家就覺得她們應在家中相夫教子,所以我覺得香港的女生很自由,思想很獨立。」

牆上貼滿了酒標貼紙,與日本各地釀造師的親筆簽名

Ayuchi 說每瓶清酒都有自己的故事,釀造清酒要講究米、水、時間、技術、每一口都是釀造師的心血。也許我們也如清酒一樣,在不同的天時地利人和下,釀造出不一樣的人生,我們現在所經歷的痛苦、迷惘都是釀造過程,只要用心去釀,有一天酒釀好了,你也能品嘗一口屬於你的名為「人生」的酒。不過在這之前,不妨到《地酒處吟》聽聽清酒的故事與嘗一口美味的清酒。

Photographer : Joe

地酒處吟
地址:中環蘭桂坊德己立街 38-44 號好利商業大廈 4 樓 C 室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六 17:00 –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