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沒有夢想,和鹹魚有什麼分別?」夢想這是老生常談的話題,大家小時候都有曾想過自己長大後,想成為如何的女生。一般人都覺得長得漂亮的女生的夢想,都是想成為模特兒、港姐、演員或空姐,但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卻有一位顏值極高的女生, 一心只想成為一名專業的調酒師,她就是 Shelley。

近年的 Cocktail Bar 如雨後春筍般風靡起来,調酒師也漸漸變得普遍,但 Shelley 早在九年前已經開展了她的調酒師之路,到底是什麼原因令她選擇了這個辛苦的行事呢?又是什麼令她如此堅持?

一杯酒逆轉一生

很多人都是飲酒作樂,但對於Shelley來說,酒改變了她的人生。當初,如一般女生,Shelley 都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但有次飲了一杯名為「Last Word」的 Cocktail,令她如夢初醒,在混淆的人生中,找到自己的「New World」。從這個時候,她有一個瘋狂的夢想,要做一位專業的調酒師,她並不是空想,等待機會,以是身體力行地邁進自己的目標。她不理家人的反對,摒棄一切,大步地踏進這個酒色世界。

一開始,不諳的調酒的她,只可以從一間小小的餐廳水吧做起,後來再轉到比較專注在酒的夜場,當大家睡夢正酣,她則一步一步為夢想而奮鬥。「當時在 Clubbing 每天都要工作 12 小時,從晚上 8 點做到早上  8點」一般人聽到這個上班時間,都會卻步,但她竟然可以做了三年半有多,「當時真的好辛苦,但可以學到很多有關酒的東西,現在我可以成為 Quinary 的調酒師,也是靠當初的經驗。」令人不敢相信這位顏值極高的大美女,為了夢想能如此般堅持。

純酒美人

「純酒」是因為她喜歡酒的那種純粹。光看外表, 也許你會為她貼上「女神」、「KOL」、「模特兒」等的標籤,但她表示她沒有想過要當這些事業「沒有一樣東西比當調酒師更快樂」,她的世界只有調酒,她說能調出一杯令人滿意的 Cocktail 給予她難以形容的喜悅。「我想我一生只想當一個調酒師,希望在未來可以到世界各地不同的 Cocktail Bar 交流,調出更出色的 Cocktail。」

誓要豁出去挑戰自己

Shelley 直言從小就是一個內斂、慢熱又害羞的女生,不擅與人交談,更不要說公開演說,所以過去沒有參加比賽。不過,今年她誓要豁出去,挑戰自己,第一次比賽可以說慘不忍睹「當然面對評判時,我腦袋完全空白,不能好好介紹我的作品,十分尷尬。」本來她可以不再參加比賽,繼續專注在工作上,但她不想因此放棄,再之參加比賽,並獲得亞軍。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kankantai in action!! #bkkginfest #bkkginfest2018 #gin #gintonic #thebotanistgin

Boilermakerbkk(@boilermakerbkk)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不單如此,她今年還帶著充滿香港精神的 Kowloon Soul 與另外三種自家 Cocktail,隻身到曼谷參與全女班的 Gin Cocktail 活動,獨自面對成千上萬的飲客,對於內向的她真是一個極大的挑戰。訪問期間,她還參加了另一個比賽,並在百多人中進身五強,這份誓要突破自己的精神,真的令人心感佩服。

編輯在訪問與拍攝時,也感受到她的寡言與害羞,但每當提到 Cocktail 時,她都能滿舌生花,當初也許大家會被她的顏值吸引,但經過這次釆訪後,深深地覺得,她身上的堅毅的精神是比她的顏值更能吸引人的存在。也許女生專注在一件自己熱愛的事情時,是她們最耀眼的時刻。有機會到 Quinary 品嘗一下這位專業女調酒師的 Cocktail,相信你也會比她的態度所迷倒。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helley Tai(@kankantai)分享的貼文 張貼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helley Tai(@kankantai)分享的貼文 張貼

平日喜歡做些什麼?
同我家中的貓玩

平日喜歡什麼的穿搭?
我比較喜歡自然休閒一點

你有沒有比較喜歡的Cocktail?
我自己喜歡剛烈一點的,最喜歡Old Fashion

你手袋必備的東西是什麼?
唇膏和化妝品

除了 Quinary,你最喜歡香港那一間Cocktail Bar?
Room 309

有沒有什麼心得給想入行的女生們?
不要怕辛苦與不斷挑戰自己

有沒有什麼推介女生必飲的Cocktail?
如果喜歡甜一點,可以嘗試 Clover Club,是由氈酒、檸檬汁、覆盆子糖漿加蛋白調製而成,比較清新易入口;假如喜歡特別一點,我會推薦 Last Word,都是以氈酒為基礎,加上由130 種香草的Green Chartreuse、Maraschino與青檬汁調製,比較強烈與有個性一點。

你有什麼 Motto?
Never Give Up

 

Photographer: Candy Law, Long Wong, Edmond Law
Make Up: Elaine 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