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and 陳煩作品

歐陽穎用公司其中一個假帳號登入Facebook,看見Zoe高調地標記了陳文進,兩人昨夜凌晨即興從旺角駕車到沙田吃雞粥,照片上的 Zoe 笑臉如靨。

Advertisement

戀愛果然是女人最好的化妝品,只是妝化得愈好,一旦卸掉時便愈不堪入目罷了。

至於性情剛烈的思思,她果真從東京回到香港後,馬上找房子搬離了陳文進為她張羅的住處。

初出茅廬的歐陽穎始終同情思思,她破壞別人的感情固然是錯了,但她最錯的,恐怕是錯信別人的男人,終有一天能夠給她幸福。

直至樂少提議,依照原本的計劃辦個遊艇派對,歐陽穎於是費了好些唇舌,才邀來了受情傷的思思。

派對期間,樂少藉機介紹了一個身家略豐但長相平庸,為人戇直的中年男人給思思認識。

歐陽穎追問樂少怎麼不介紹更好的男人予思思交往,而樂少是這樣告訴歐陽穎的:

樂少:思思的成長環境使她極度渴望有人能照顧自己,她對安穩生活的渴望大得不惜破壞別人的家庭,來成就自己的幸福。
樂少:我的這個朋友,以他木訥的個性,如果給他找一個渴望愛情的女生,那肯定是失敗收場的。
樂少:在這樣的前提下,他們可以各取所需,以後要如何發展,便是他們兩人的事。
樂少:這種肯定不是最好的愛情,卻也許是最好的結果了。

歐陽穎關上Facebook,在鍵盤上啪嗒啪嗒地打字,完全沒有留意一個身影閃到她旁邊。

木村:拿著。

歐陽穎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第一個反應卻是慌忙蓋上手提電腦,待定神一看才發現是木村。

歐陽穎:甚麼來的?
木村:解僱信。
歐陽穎:甚麼?
木村:開玩笑的。

木村拉了椅子坐下來蹺著二郎腿說:

木村:是正式聘書,你已經過了試用。
歐陽穎:試用期不是三個月嗎?
木村:那是普通公司的做法,我們才不會那麼死板。

歐陽笑著接過信封,調侃道:

歐陽穎:但寫聘書這回事已經不是死板,而是古板了。
木村:哈哈,情敵勸退師就是這麼矛盾的職業啊。
木村:一方面我們義正詞嚴地捍衛著愛情正道、守護著婚姻傳統,但是另一方面,我們用的手法卻又那樣反傳統。
歐陽穎:說到矛盾,我看見樂少每天都開 Maserati 來上班,哪個打工仔買得起Maserati呀?
木村:樂少是富二代呀。
歐陽穎:他姓李,該不會是誠哥的私生子吧?
木村:對啊,其實這家公司是誠哥打本開給樂少過過日辰的,要不然他怎麼三不五時都不用來上班?今天不是又請假了嗎?
木村:我表面上是老闆,實際上只是樂少的跟班。

歐陽穎聽得目瞪口呆。

木村:我開玩笑的。

歐陽穎白他一眼。

木村:那說正經的,樂少的確是私生子。
木村:你別看他一副小白臉模樣,就以為他是天生的女人湯圓,其實這是他自小和母親相依為命而得來的本事。
木村:樂少母親是有錢人家的情婦,雖然不愁吃穿,但母親總是鬱鬱寡歡。
木村:樂少便成了家中的開心果,所以對於哄女人歡喜特別有辦法吧。

歐陽穎這回謹慎地觀察木村的神色,免得又被他戲弄。

歐陽穎:這次你是不開玩笑的吧?
木村:樂少告訴我,你知道他對你進行過入職調查,所以他欠你一個交代,不過他不太提起這件事,就讓我有機會跟你說說。
歐陽穎:哦……怪不得只要關乎第三者的事,他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木村:因為他來當情敵勸退師,就是不希望有人重蹈母親的覆轍嘛。
木村:那你呢?為甚麼要來當情敵勸退師?
歐陽穎:面試時就告訴過你了,我喜歡解謎嘛。
木村:嘿!樂少來面試時還說他喜歡世界和平呢!
木村:每個人做每件事都會有深層的、個人的原因。
歐陽穎:那你呢?
木村:果然是有事瞞著我呀,因為迴避問題的最好方法,就是反問對方同樣的問題。
歐陽穎:但是迴避問題最差的方法,則是誣蔑對方。

木村聳聳肩,不置可否地道:

木村:沒關係,那就看我們誰先解開對方的謎底。
按此觀看其他集數

蔡卓妍・卓韻芝閨密內鬨
凌文龍・胡麗英・張銘耀推波助攻
tbc…原創舞台劇場《情敵勸退師》
6 月 3 日 (一) 早上十時起 快達票售票網公開發售 
www.hkticketing.com

tbc…原著故事
https://www.facebook.com/tbcstory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