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零六天過去,

年度終結,是多麼完美的契機去放下你。

曾經以為努力一點,

就可以把僅有的回憶牢牢存好。

我跟你的最後畫面,停格在我家旁邊的小公園,

你摸摸我的頭,說會再聯絡,

你叫我多吃一點。

分手後我重複倒帶這最後畫面:

你摸頭,我忍住情緒,我們裝瀟灑…

記憶每次重遊這個地方,

視線都不自覺模糊。

直至最近,你的臉容聲線也開始模糊,

連大腦細胞都嘲笑我還留戀,對吧?

我們的個性是對角線的盡頭,

互相拉扯,誰也不讓著誰。

我看電影,渴望揣摩人生哲理,

你看電影,單純尋找歡愉刺激。

我永遠在讀文字,你永遠在看畫面,

熱戀時你叫這互補不足,

嫌棄時你控訴我過份矯情。

你說愛情不是電影,我開始懂你,

因為你離開後,我怎樣也想不透我們分開的哲理。

跟你的遊歷多如繁星,

有天我們跑上艾菲爾鐵塔,很冷很冷,

你輕輕執起我雙手,放在你大衣裡取暖,

我倆沉醉在塔頂遠處的夕陽,

我說這是我看過最美麗的日落。

你笑說你永遠不懂我的浪漫。

大概你不懂的事,還有很多很多,

好像你永遠不會讀懂這封信,

好像你不會懂,這一年來,

我怎樣沉默地裝起回憶,

放任地捉緊錯的人,又灑脫地拋開他們。

你不會懂,因為他們不是你。

是否很荒謬,心死卻很留戀你,

那個永遠都不懂我,

離開我以後,相擁著她看另一個日落的你。

Music Love Letter Inspi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