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觀看電影、電視節目、網上影片,你最在意的是畫面、人物、配樂抑或剪接?作為觀眾的我們,每天拼命地從影片吸收資訊,偏偏最常忽略傳遞訊息的主要媒介——字幕。字幕恍如你鼻樑上那一副眼鏡,讓我們將要看的內容看通看透,卻又被我們忘記了它們的存在。

「入行就是錯別字和打字幕測試,其實最重要是觀察你夠不夠細心。」

Michelle 是比較另類的一群,她自小熱愛中文,愛捕捉電視節目下方的一行行文字,「從小到大,看電視就喜歡留意字幕,覺得在背後為此工作的人很酷。」因此大學時期,她應徵了電視台兼職字幕員,畢業後也沒顧慮的直接加入成為一份子,一加入就是15年,這樣就由一個初出矛蘆的小女生,到現在成為了母親,也是資深字幕員。

此圖為示意圖

Michelle  跟十多人的團隊,每天就是埋頭苦幹的「觀看節目」,再逐句逐句的雕琢成字幕。每天經過他們手上的節目包羅萬有,幸好電視台分工仔細,很多外語節目都有翻譯組先將內容翻譯成中文,而字幕組做的,是將翻譯後的中文改造成大眾所能消化的字句;若然那是廣東話或國語節目,他們就直接將字幕打出來。

每位字幕員心裡也暗藏一個黑名單

廣告也有說:「電視節目有很多種。」電視台一天播放 24 小時,外地、本地劇集、時事、綜藝節目,9 成也有字幕組參與。每次收到一個集數的節目,基本上都是由一位字幕專員獨自完成,也沒有誰專責做哪種節目。不過,Michelle 卻說即使經驗再豐富的字幕員,還是會對某類型的節目聞風喪膽:「例如一些定期的大型綜藝節目,同一集出現很多位主持,幾個人同時在說話,你要挑選出最重要的一兩句,放在字幕裡,然後每秒也是這樣重複挑選,其實是挺困難的事。」她笑言對有選擇困難的同事來說,這會是相當艱巨的任務。

另外,某些藝人出現的節目,原來也會嚇怕字幕組,「每位字幕員心裡也暗藏一個黑名單,當中有些是大熱人選,好似有位女藝人,她的語速出奇的快,一秒要打很多個字;又有一位男藝人,他的懶音很嚴重,每次『碰上』他們,我們需要來回聽很多遍,才會聽清楚他們在說甚麼。」

Photo: America’s Got Talent (為示意圖,不代表受訪者立場)

字幕員也有不同風格

「最開心的一次,是有朋友竟然認出我打的字幕。」同一個節目裡,每位字幕專員都有不同的表達心法,有些人會偏好完整地寫出訊息內容,好讓觀眾盡量了解到畫面的狀況,但 Michelle 則偏好字幕的優美,盡可能以成語表達,以保持句子的簡潔美;而且有些港式俚語,她也盡量保存,以表達廣東話的特色。Michelle 滿足地表示:「儘管對有些人來說,字幕是多麼的渺少,但還是有人認出哪一集是我打出來的。」

謹守對中文的執著 錯一個字就被評為垃圾

聽過字幕員的日常工作,這個部門好像是與世隔絕一樣,但她不表贊同:「我們是節目最後把關人,所以會做 QC,反覆檢查字幕內容跟畫面是否有衝突。」Michelle 指出,為確保資料屬實,他們都會上網覆核資料一次,而且對歷史、旅遊、訪談節目等格外留神。如果無法在網上翻查資料,會立即跟製作組和配音組詢問。「我們只要有 1% 的不確定,也要跟製作組問個明白。有時發現節目的畫面和配音出現問題,那就需要請製作組修改影片、配音員重新配音。這樣一來一回會很費時間,我們試過被人嫌麻煩,但這是專業操守,只希望其他部門會理解。」Michelle 也苦笑說:「彷彿全世界只有我們一組會關心字幕。」

Michelle 苦笑:「彷彿全世界只有我們一組會關心字幕。」

甚麼時候你才會察覺到眼鏡存在?就是它被劃花或破爛的時候,網民久不久就會批評電視字幕出現錯字、抑或詞不達意,Michelle 說她也經常收到親戚朋友「慰問」說:「他們會說剛,剛在電視上看到哪個字錯了,但首先,有時那是撰稿員自己打的字幕,不一定就是出自我們手。另外,我覺得字幕有一個字出錯,網民就馬上批評字幕組『垃圾』,那好像忽視了我們其餘洋洋萬字的心血。」

15 年是一段相當長的時間,Michelle 說她每天堅持下去的原因,是可以跟一班同樣熱愛中文的同事工作:「午飯的時候,老一輩的同事真的會拿字典出來,跟我們研究每個字眼的用法,可能這樣說有些誇張,但我們真的每一天都在嚴格地守護著正規中文。」

我們都明白,身處在包容性極低的網上世界,一句匿名批評可以不費力氣,不過在這個港式用語一步步被取代成內地俚語的時代,在看電視時,不妨欣賞一下背後守正規中文的字幕員的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