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是每件事都得親身經歷,才曉得如何面對與處理,透過「閱讀」也能幫助我們穿梭至不同的生命體驗,了解並學習他人的思維,進而成為自身的養分、濃縮為個人觀點。以下便為大家推薦三本經典華文小說,讓橫跨不同性別、年齡的故事拓展你的想像,甚至從中摸索出解決自我困境的方式,讓光照進生命。

#1:李維菁《我是許涼涼》

「多數人看到《我是許涼涼》會講說這是一個愛情故事,『男大女小』或『女大男小』聽起來就是年紀的差異很多,我在書裡乍看之下是年紀,其實想講的是差異,人類與身俱來的差異,以及我們試著克服這樣的差異、與他人溝通的努力,還有迫切的渴望。」——李維菁

李維菁曾在參與香港書展「名作家講座」時,聊起關於首部小說集《我是許涼涼》的看法,當我們明明知道人與人之間有著性別、年紀、種族、財富、權利位階等差異,深諳現實的殘忍跟限制,也明白約定俗成的看法有多麽牢不可破,可人生總有那麼幾次,覺得「如果能突破疆界、追求自由與平等,該有多好?」而這種迫切的渴望,往往都是在戀愛的時候。

Advertisement

所以,她書寫愛情,但不是為了給予人們美好幻想的期待,也不單純只是為了澆熄女子的滿腔熱血投入,而是透過筆下一個又一個遍體鱗傷的故事,紀念那群經歷了折磨與風霜、看盡人生的邪惡後,心中仍抱有自由、平等與愛等基本信念的少女。

#2:劉以鬯《對倒》

「對倒」一詞譯自法文「Tête-Bêche」,是集郵專家用來描述印刷時發生了錯誤,導致兩張相連、卻一正一反的郵票,由於稀少罕見,價值不凡。有趣的是,這種郵票一旦分離,就立刻失去價值,成為兩張平凡的郵票。

作者劉以鬯從此意境聯想、發展情節,以雙線並行的創新結構與敘事手法,佐以意識流的技巧,描寫兩位不相識的男、女主角故事,卻又如對倒郵票的相連關係,讓獨立的生命產生特殊的意義,同時側面反映出七十年代香港的境況。其精湛的文字,更在三十年後啟發導演王家衛拍出《花樣年華》這部著名作品,至今仍是一部為人傳頌的經典作。

 「讓世人重新認識,知道香港曾經有過劉以鬯這樣的作家,是最讓我開心的事。」——王家衛

#3:鍾旻瑞《觀看流星的正確方式》

擅長以細膩平穩的敘事手法、充滿巧思謬趣的情節鋪排呈現出人物溫柔深沉的情感,讓鍾旻瑞短短數年間更榮獲多項文學獎肯定。其首部出版的作品《觀看流星的正確方式》集結了歷年創作的精華,並以「年齡」作為篇章的編排,藉由描寫異性戀與同性愛的戀愛習題,探觸性別與自我認同,讓讀者看見男孩、少年與男人的成長啟蒙與生命蛻變。

人生難免遇到徬徨時刻,我們會慌張、焦慮,甚至質疑自己:「我現在所學、所做的一切,究竟有什麼意義?」這個回答或許能在〈泳池〉這個篇章裡略窺一二,英語系教授對著過去從不讀小說的研究生說道——若能將人生看做是一個巨大的文本,試著分析、解讀,或許就能看見生命的秘密,找到解救自己的方法,這就是文學的意義。

曾聽聞:「你現在的氣質裡,藏著你曾讀過的書、走過的路、愛過的人。」換句話說,閱讀、經歷與戀愛,可說是人生的三要素,然而,生命中會遇到什麼樣的人、經歷什麼樣的起伏、談一場什麼樣的戀愛,我們無從掌控,但我們可以自己決定要閱讀什麼書,走進什麼樣的世界探索,在書中世界裡,我們陪著角色走過各式糾葛與荒誕,在親情、友情、愛情間不斷輪迴,或許有天,某本書、某個段落,便能成為真實人生裡的一道指引,讓團團迷霧跟著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