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節日總能令不同群體有了連結:我們在會在農曆新年、中秋節吃團圓飯,與家人共享天倫之樂;又或是在萬聖節、聖誕節大開派對,與好友共度狂歡時刻。香港女人節 (Women’s Festival Hong Kong) 創辦人黃鈺螢 (Sonia)、呂穎恆 (Vera) 和黃子欣 (Chantel) 有見這股凝聚力,加上香港又未有一個節日以慶祝女性的力量,所以她們一拍即合,在 4 年前一同構思出如此與別不同的節慶活動。

Sonia 與 Vera 笑言與大部分人一樣,開會討論女人節的詳情時,大多數時間都是在談論無謂的事情。

#「最緊要好玩」

當 Sonia 與 Vera 一坐下來,便侃侃而談,聊得樂不可支,互相熟識程度與默契不言而喻。然而兩人本身的背景其實並沒有任何交集,Vera 是情趣用品店 Sally Coco 的負責人,恰巧知道 作為性別研究學者的 Sonia 當時正籌辦女性電影節,就乾脆邀她一同合作。然後她們找到逸東酒店文化總監 Chantel 負責提供場地,一辦就辦了 4 年的時間。提及到舉辦的初衷,Vera 就表示:「平日與很多客人聊天時,她們都會提到很多生活上的不快和困難,而我覺得既然大家有共同困難,不妨辦個節日,一起探討不同的話題。」

Advertisement

從一開始辦女人節時那種「摸著石頭過河」的感覺,到愈辦愈有心得,嘗試加入更多具挑戰性題材的活動,Sonia 和  Vera 都秉持著一個辦活動的宗旨,就是首先就要連自己都覺得「好玩」,才能感染參與的人也能「玩」得投入:「辦第一屆女人節時根本沒有人知道這是甚麼來的,而第一批參加者大多都是以前工作時接觸到的人,他們也是抱著未知的心態嘗試,怎料反響出乎意料地好。在之後幾屆,無論是我們還是參加者都玩得愈來愈大膽,甚麼類型的活動也會去試。」

Sonia 與 Vera 有感於這兩年來香港人都覺得很疲累,希望大家能在女人節中投入新世界。

#每個人也能是「神奇女俠」

今屆女人節的主題為「神奇女俠的新世界準備指南」,如此別具趣味的名字源起於這兩年來的社會動盪:「今年 2 月因為是疫情最嚴峻的時期,加上種種不穩定因素,令大家有很多悲觀情緒,甚至有種世界末日的感覺,那時候就在想那不如設計出一份末日的求生指南吧!大家可以在女人節中幻想出自己想要的新世界,然後進入這個世界。」

至於「神奇女俠」一詞,Sonia 就打趣地說其實是後期才加上去的,代表著以女性的角度去繪塑出與以往不同的世界:「其實每個人都可以是『神奇女俠』,例如能夠煮得一桌好菜也可以稱之為『神奇』,只是傳統社會價值觀只將賺很多錢、社會上有地位等與『神奇』劃上等號,而不會將這些日常判斷為非凡的事。」她們也各自分享了認為自己神奇的地方,Vera 就提及自己過去 4 年曾經歷產後抑鬱,覺得克服過來並生存過來已很神奇;而 Sonia 就有感於經歷了種種的失去,依然在做應該要做的事,就已經是一種神奇的表現。

Sonia 與 Vera 希望參加者能多理解被社會主流邊緣化的人的處境。

#女人節豈止得女人

大字標題的「女人節」,卻並非只限制女性參加:「我們一直都歡迎不同性別、性向的人來參加我們的活動,就以今年的 Rainbow Speed Dating 為例,我們的參加者有男有女,有 lesbian 有 gay man,也有跨性別人士。他們通過 36 條問題,與自己匹配的對象建立聯繫,令大家不是因為對方的性別或性取向才決定是否與對方接觸。因為當你去了解一個人的時候,就會發現對方其實並不只有這些標籤。」

另一場令 Vera 印象尤其深刻的是「誰說領袖只有一種:女性領導力工作坊」,云云四十幾個參加者中,就只有那麼一位男性,令她非常好奇為何在父權社會下,享盡所有權利的人,會對這個主題的工作坊感興趣:「他跟我說原來日常生活中所慣用的那種領導方式,對他而言其實很辛苦,因為他覺得當他做決定時,需要顧及別人的感受,卻沒有人理會他的感受。」Vera 補充道,他在完成工作坊後,對領導有了另一種想像,令他明白原來男人當領導人也不一定要那麼機械式,以女人的視點幫助到不同性別、性向的人,這正正是女人節的意義。

不經不覺走過 4 個年頭,當問到未來的女人節會有甚麼規劃時, Sonia 和 Vera 也直言「見步行步」,但也期望之後有更多的人能敞開心扉,在沒有任何預設的情況下來參加,帶走屬於自己的心靈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