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人主張,製作標本是一件殘忍的事情,但不可否認這是保存生物樣本的重要自然物證,具有佐證歷史的意義。德國就有位藝術家便突發奇想,結合生物標本與機械零件進行創作,彷彿將死去的昆蟲重生到世界中,展現對生命演化的豐富想像力。

#難以抗拒昆蟲外表的獨特魅力

Gaby Wormann 從小就對恐龍、化石和科幻小說等有關於進化的領域充滿好奇,儘管沒有受過正式的藝術教育,但透過網路自學的方式,她開始發揮源源不絕的創意。有一次她前往紐約看展覽,欣賞了獅子結合零件的藝術作品,後來在藝廊附近的昆蟲館看到大型的昆蟲標本,從中激起想融合標本與機械作為藝術創作的靈感,就此展開製作《MeCre》之路。她以卡夫卡的《變形記》為發想:「我覺得昆蟲擁有可引起相當大情緒反應的力量,而同時它的美麗外表則散發出一種難以抗拒的魅力,是很有意思的素材。」於是她思索,倘若為它們裝上機械,是不是能有如進化一般,進化成更討人喜歡的樣子?

Advertisement

#進化為接近完美的生命形態

為此她四處找尋有翅膀的昆蟲、狼蛛、蠍子、螃蟹等生物標本,接著於標本中細心嵌進古董機械錶機芯會使用的微型齒輪、彈簧、擺輪與游絲等零件,令發條成為它們的觸鬚,齒輪變成身體,而寶石軸承作為眼睛,快慢針則充當蠍子的螯,打造出一個個巧奪天工的機械生物。「我所呈現的是生命進化的一種型態,美麗而短暫脆弱的生物體,因強韌的機械結構而強化後,便進化成一種更接近於完美的生命型態。」Gaby Wormann 表示,她的最終目標更是希望能讓它們揮動翅膀,像是重回大自然的懷抱一樣。

#蘊藏細膩心思與時日

每一段的創作歷程,都得依照標本的狀態和鐘錶零件作整體思考,經由接二連三的調整,尋找最完美的組合。無論是藝術還是製錶皆為無師自通的她,認為在所有標本之中,蝶和蛾類的翅膀特別脆弱,如果一不小心手滑可能就得重新來過,所以從蒐集標本到組裝機械的過程,每件作品平均至少得耗時一年半的時間,「從頭到尾都很難,需要一氣呵成! 」Gaby Wormann 還曾經因為觸碰到閃蝶翅膀而崩潰大哭,手的平衡度可說是創作中至關重要的部分,不過進行組裝的途中能欣賞到生物巧妙的組織結構,是她身為創作者才能獨享的樂趣。

她的作品乍看之下有些怪誕,但背後卻蘊含了強大的生命力,令我們不禁好奇,這些機械生物若真的棲息於地球,將會是什麼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