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編者接觸到 Skin Need 的產品時,還以為這個美容品牌是來自外國,沒想到在深入了解過後,才得知它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本地品牌,而其幕後推手則是擁有生物化學學歷背景的 Christal Leung。在見到 Christal 之前,曾想像過有著如此專業的她,會否是個嚴肅又不苟言笑的人,但在見面後就馬上打破了這個想象。於拍攝前穿上一身便裝的 Christal 接受訪問時,邊說說邊笑笑,毫無「女強人」的距離感,但當在聊到有關護膚的知識時,又流露出專業的一面。

Skin Need 創辦人 Christal Leung

「追根究柢」是一切的開始

「我是一個很喜歡問『為甚麼』的人,我感興趣的問題就一定要得到解釋,直至明白為止。」Christal 在 10 多歲時就在媽媽經營的美容院幫忙,放學後和在假日時要洗面樸、為客人預約、寫「療程紙」。有一次媽媽就要她研究各種美容成分的效用,但她就發現除了知道成分對皮膚的好處之外,對於它是如何發揮作用、怎樣搭配使用才是最好等一無所知,驅使她修讀生物科學課程。

Advertisement

後來 Christal 接手了美容院,並著手於將其轉型:「每天聽著美容師投訴顧問,要不斷做人事管理,這些都不是我想做的事。」於是她將產品批發給其他美容院,又擅用自己懂得做配方設計的優勢,為大型連鎖美容院改良配方,再到最後擴展成個人品牌 Skin Need。

「假如你每天會用 1 小時來做 workout 的話,那麼請你也用 3 分鐘時間好好看一下自己的肌膚,了解它的需要。」

賦予客人選擇的權利

「量膚訂製」是 Skin Need 的一大賣點,即是客人能根據自己的標準、當下的膚況、環境氣候等因素,去混合出最適合自己的配方。能夠有選擇的權利,揀選最符合個人需要的產品是多麼幸福的事,但諷刺的是很多人都抱著盲從的心態:「Skin Need 一直提倡的價值是『護膚是 self care 的一種方式』,提供一個選擇給你去創造你對於『美』的定義,並且根據這個定義去觀察自己的皮膚需要甚麼,而這件事是別人幫不了你去做的。」

Skin Need 的產品包裝上都會仔細寫出成分以及護膚原理。

Christal 亦考慮到不少人怕麻煩,所以將整個混合過程精簡化,為的只是讓客人在家也能輕鬆調製出適合自己肌膚需要的配方:「例如我們的面霜除了蘊含面霜本身,更分別含水性精華和油性精華,方便大家根據面部不同位置的肌膚需要,控制好精華的份量。尤其是混合性肌膚的人,就可以在較容易出油的 T 字位酌量減省油性精華的份量,其他部分則多加一點。」將複雜簡單化,就是希望更多人能正視自己的真正需要,從而作出選擇。

Christal 笑言在 Skin Need 宣傳上,客人做得比她還要好。

不花大錢的真實宣傳

本地小眾品牌與國際大品牌相比起來,輸蝕的部分往往就是資金的部分,所以 Christal 決定反其道而行:「我們這些小品牌無法像大品牌一樣進行鋪天蓋地的宣傳,例如是邀請明星代言,所以我寧可親自去做宣傳,直接與客戶溝通,宣揚品牌的理念,教導他們產品的用法。」有麝自然香,優質的產品自然有人欣賞,不少人用過 Skin Need 的產品後都成了「回頭客」,甚至以自身真實的用後感為其宣傳。

社交媒體當然也是品牌宣傳的重要一環,可能你會認同大部分美容品牌都將模特兒的皮膚精修到白皙無瑕,但這情況並不會在 Skin Need 的帳號上看到:「『美』就是你有自由去做你自己,有雀斑、皮膚黝黑也能仍然美麗,我們並不希望大家花錢買我們的產品,最後變成倒模般的不自然。」

Christal 的妹妹與她一同拍住上,幫忙零售的工作,甚至是主理店舖的室內設計。

背後強大的「女力」

當然,憑 Christal 一己之力能做的有限,Skin Need 能走到今天,她也感謝幕後的「女力」團隊:「Skin Need 團隊全數 23 人均是 90 後女生,她們每人都非常有魄力,擁有全方位的能力,無論管理社交媒體,還是推銷產品給客人,都能應付自如,比我還要厲害!」

Christal 形容自己的創業生涯非常幸運,得到家人的支持、客人的信任,一路以來都尚算走得平坦,而問及她希望 Skin Need 未來能達到甚麼樣的里程碑,她就表示並無想法:「我不是一個會追 KPI 的人,而且我也主張順其自然,就像生物和化學現象一樣,只要因應環境因素作出轉變就可。」這番話確實不無道理, Skin Need 在正值發展期時,就遇上疫情,於是 Christal 馬上改變策略,在本地工廠生產消毒噴霧,加上以影片形式吸引大眾,使品牌在疫情最嚴峻期間不跌反升。所以說,未來,誰能說得準呢?只要像 Christal 一樣保有對初衷的熱情,逐步前行,你自然會走到理想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