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理學家指出,第一印象能從外表、臉部表情、談吐等多方面訊息構成,而這會成為日後的判斷依據,影響對一個人的認知與評價。不少人通過《二月廿九》 Yeesa 這個角色對吳海昕(Sofiee)有了初次的認識,亦因而構成了對她本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那種擁有靈動雙眼,楚楚可憐的鄰家女孩。然而在撇除一切角色的包裝與枷鎖後,現實中最真正的 Sofiee 其實是否一如這個「第一印象」般,是個需要被呵護,渴求戀愛的女生呢?

Sofiee:「他會在特定時刻出現。」
On Sofiee: Fendi

對於愛情,無謂操之過急

踏入了 30 歲, Sofiee 不免常常會被問及「有男朋友了嗎?」、「甚麼時候要結婚?」等有關戀愛、婚姻的問題,然而關於事業與愛情的緩急輕重,她顯然地是選擇了前者。「我暫時還沒有結婚的衝動,因為不結婚可以令自己對愛情有更多幻想,讓自己去迎合更多不同的角色。」 正在事業衝刺期間的 Sofiee 面對愛情的課題時,還是處處流露著作為一名演員的自覺,只要能對演戲有幫助的話,愛情先行擱置在一邊又有何干?

Advertisement

現實生活中絲毫都沒有為拍拖而著急, Sofiee 就透過每一次的演出經歷來補足戀愛的經驗。《前度》、《教束》、《二月廿九》中所出演過的角色,都帶給她對於愛情不同的觀察與體驗。「在每一個年齡階段的演出都賦予我不同的價值觀,令我明白世界不止一個方向,對愛情的設想更開放。」Sofiee 沒有被傳統的愛情觀綑綁,而「相信緣分」四字,或許最能概括她在目前階段對於愛情的追求。「我不會刻意去找那個對象,因為他會在特定時刻出現。」《二月廿九》中,即使 Yeesa 穿越時空改變了現實,但也沒有阻礙到她最終與命定對象的相遇,同樣地,現實中的 Sofiee 也確信這般緣分會在恰好的時刻降臨,不需刻意乞討、尋求。

「我喜歡寫信給自己,就算內容有多天馬行空、虛無飄緲都會寫進去。」
On Sofiee: REDValentino

致五年後的吳海昕

在等待緣分悄然到來的這段時間, Sofiee 珍惜且享受著獨處的每一秒。「當一個人的時候,往往會知道自己最想要甚麼,而且並不需要對任何人負責任,只需令自己開心。」自言非常獨立的她,哄自己開心的方式有很多種,會一個人去旅行、會一個人窩在家中欣賞一齣港產片,而眾多形式中最特別的就是寫信,但收信人並非他人,而是 5 年後的 Sofiee 。「我會在信中問 5 年後的自己在做些甚麼;擔任了電視劇女主角沒有;有否拍過電影,又會提醒自己就算未做到都要保持初心,繼續努力。」沒有任何精雕細琢的文字、美麗的修辭, Sofiee 每一封寫給自己的信中蘊藏著的是最真摯誠懇的語言。在 5 年後打開信件,細讀自己的文字,她有時候也會被自己的傻勁給感動,又或是因達成了給自己訂下的目標而覺得快樂。

當某部分單身女士仍在抱怨 Mr. Right 為何尚未到來之時, Sofiee 早就已經明瞭且實踐著「自處也能自在」的理念。「只要能夠照顧好自己的每一處,用自己的方式過到獨特專屬的生活,你就會發現安全感不是來自其他人,而是來自你自己。」以最溫柔的方式善待自己;以每一件微小的事物來填充自己的每一分一秒,令自己的生活變得豐盛,將自己蛻變成全新的面貌,即使是一個人其實也能擁有二人份的幸福,這些正正是 Sofiee 捎來給那些依然覺得單身就是可悲的人的寶貴訊息。

香港需要更多純愛片

談及舊時的純愛片,大家都能如數家珍地說出一堆耳熟能詳的名字:《新不了情》、《甜蜜蜜》、《秋天的童話》…… 但香港電影界在近年來對於「愛情」這題材似乎不太友善,幾乎大部分片種都是在探討著愛情的負面如出軌、離婚等等,而以單純的愛情故事作主軸的卻屈指可數。「我覺得這樣很不公平,其實香港人很需要純愛題材電影,我想拍一套電影來探討一見鍾情能否走到最後。」當問及 Sofiee 還想拍攝甚麼類型的愛情電影時,她脫口而出地給予了這個簡單純粹的答案。原來即使現實中的 Sofiee 是個獨立、一個人也能活得很好的女生,也並不等於對愛情的浪漫想象已被磨滅。正如她所說的一樣:「電影能傳遞出不同的訊息,甚或至擁有一種感染力,能為一些人或事物帶來改變。」冀許她帶著這份簡單純粹,於將來寫下港產愛情片的新一章經典,在這個充滿混沌的世代中添注一份不參任何雜質且難能可貴的純愛感覺。

Photographer: Prime Ching
Makeup: Onki Lau
Hair: Zap Tang @ Essensuals Toni & Guy
Wardrobe: Fendi、REDValentino